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6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10 Places of My City - Taipei

這原本是凱洛和中國的blogger, Owen發起的活動。去年十月底我曾經在台北的gothic party見過凱洛和工頭堅,他們真好玩,後來又發現工頭堅曾有一個部落格:"如何跟北京網友介紹台北"。有趣有趣。 ......尤其是當那些北京朋友來不了台北的時候。 我想告訴你台北是什麼樣子。 10 Places of My City - Taipei 1. 德惠街。 現在我的辦公室在這裡。這地區非常有趣。從前從前,美軍還駐紮在台灣時,德惠街是美國大兵最常來消費的地方。充滿吧女、賓館、三七仔和陪酒生意的一條街。但這裡,卻同時也是詩人楊牧住過的地方(他曾在這裡寫下《德惠街日記》),也是辜家(辜振甫這一系)定居的地方。最寧靜的文教風格與最墮落的酒色財氣,並存在這條街上。 美軍走了很久以後,前一段歷史逐漸被淡忘,然而德惠街依然保持著這種不思議的混血面貌,我們這個學術機構也在這裡安居樂業,只是酒吧裡的小姐和顧客,都悄悄換成了東南亞國籍。 我非常非常喜歡這裡。喜歡在這裡散步想事情。尤其是晚上酒吧都開門以後,滿街小姐,真好玩。我幾乎每天要在這裡呆上十三小時呢。 2. 溫州街。 靠近台灣大學的一條街。充滿咖啡館、綠樹、腳踏車、教授、大學生、文藝青年。我最喜歡的時刻,是初夏下午下過雨以後,走在溫州街,寧靜的住宅院子,翠綠的樹葉跳出來刮著人的臉,涼涼的。我一直認為,五月天的MV《擁抱》拍的就是溫州街。 許多作家和學者定居在溫州街(呃,包括我以前的一個情人,應該現在他還是住那裡)。有很多人言之鑿鑿地說,他們曾經在溫州街看過楊澤提著垃圾袋追垃圾車,或是李渝穿著旗袍端然行過、面色沉然,不知今夕何夕。當然還有更多作家或學者,雖然不住溫州街,但依然會來溫州街的咖啡館、小酒館湊熱鬧。 大學四年,每當什麼也不做的時刻,我就會在溫州街晃盪。畢業之後,又常常來這裡約會。往往是下班以後奔跑赴約,但如今這些人都不在了。 3. 溫州街之挪威森林。 因為溫州街可以銘刻的熱點實在太多了,所以特地把幾家店拉出來寫。挪威森林是ㄧ家咖啡店,不禁煙(謝天謝地),咖啡泡得妙,搖滾樂放得好,牆壁上格瓦拉咬著煙斗的照片衝著你笑,所以不管是搖滾青年還是文藝青年還是學運青年,都喜歡來這家咖啡店。我個人認為它桌椅高度適中,又有檯燈,很適合唸書,唯一的問題是:店裡恐怕都是同學、同行、或是同好,所以,在這家店要注意保密防諜,講話別太大聲,否則今日八卦別人,明日就變別人八卦的材料...... 目前,「朵莉的藥盒」的青春可愛貝斯手jubow也在店裡當店員噢~~(我這是正確的宣傳嗎*線*) 4. 溫州街之ODEON。 靠!比利時啤酒好好喝。之前台北只有ODEON老闆會引進比利時啤酒。溫州街店其實是第二家分店,第一家ODEON開在師大路。但不知為何,師大路那家總給人古舊感,反而是溫州街這家比較舒適,因而有後來居上的樣子。上次去發現溫州街ODEON換招牌換店名了,但店內裝潢不變,酒單也沒多大變化。基本上還是保有ㄧ個大學生酒吧的感覺與氣質。 每次經過店門口,我總要探頭進去ODEON,每次都可以抓到幾個喝得醉醺醺的朋友。。。欸。。。。同學你醒醒之類的。。。。 聽說駱以軍也喜歡到ODEON寫稿。 5. 溫州街之唐山書店。 唐山書店,十幾年來屹立不搖,真是感動人心啊。在地下室充滿霉味的唐山書店,是當年對法政社會學有興趣的進步青年們,最重要的書籍補給地之一。他們不只是書店,有時也會兼營出版,尤其是在早年。記得我高中的時候就喜歡在唐山瞎晃。高中的時候,書包裡裝著女性主義和恩格斯,常常不務正業.....。大學更常去,分不清是在書店裡找尋理想還是找尋空想。 現在去唐山,還是很懷念的感覺。這是誠品和秋水堂和結構群都無法取代的。 6. 溫州街之Nowhere。 這家店才開ㄧ年吧我想,水餃好好吃,加肉桂的熱蘋果汁好好喝,音樂好好聽,週末DJ好酷(有時DJ是小樹或林志堅吧好像)。這家店的顧客屬性比較是音樂同好或藝術工作者。店裡每個人都人手一台LAPTOP,而且是以蘋果電腦為主,IBM在此遜掉。ㄧ年來我常常跟朋友來那邊閒聊聽音樂....只要搶得到沙發的話。最近LAPTOP DANCE PARTY常常在這家店舉行。 7.晶華酒店 這家酒店比較常做日本客人生意,典雅又沉靜,比起來,台北凱悅就失之浮華躁動——雖然晶華周圍環繞著各種名牌店,ㄧ點都不低調。 其實我還蠻喜歡晶華的,大學時常逛晶華精品街;大學畢業以後,可能是因為這家酒店給人比較高雅的錯覺,有點錢的家庭好像都覺得那邊不壞,於是就常常變成在私人聯誼社以外、我最常被叫去相親的場所....(真是莫名奇妙,每次都很想拿咖啡杯往面前有錢公子的頭上敲下去)。 可是,我與晶華的更緊密關係竟然是從這個工作開始的。因為本單位辦大型會議時,特別喜歡在晶華辦。其實我也覺得晶華辦國際會議很適合,不論是會議現場還是客房安排都不錯。但餐廳的選擇比較少一點。 因此,就這樣,我也有好多次在晶華加班到凌晨的回憶......凌晨就可以請經理送酒來,免費:P 8. 六條通 六條通的地名非常日式,這裡也的確是台北市很日本化的地方,有點像東京的歌舞伎町,充滿了日本觀光客:六條通上也有不少有小姐陪酒的酒吧。當然,除了有小姐的店以外,還有很多燒肉店、居酒屋。最近ㄧ年,我最喜歡跟朋友約到六條通吃飯,因為跟ㄧ堆朋友ㄧ起吃燒肉或是泡居酒屋,格外容易感到溫暖。夜深出得店門,往往是跟朋友繼續說話,一旁提防著路邊喝的歪歪扭扭的日本人,ㄧ面看著街上迷離的燈光,小姐混雜著滄桑與妖媚的臉色,那真是確實的生活。 9. 天母,磺溪畔 這是我現在住的地方,天母是台北市的使館區,我家門前是磺溪,每次走在橋上,聽著水聲,看著波光,我都會想到京都的鴨川。 離我家不遠,沿著磺溪再走五分鐘,是辜家辜仲諒的宅邸,相當豪華。 我希望我爸媽可以在這裡安祥地終老,在天母愉快地聽溪水看遠山,年紀已大,願他們有生之年不會再遭遇貧窮、流徙和戰爭。 至於我們自己則怎樣都可以。總歸是要繼續流浪的。 10. 于右任墓 或許台北人已經不記得這個地方了。甚至,應該有人忘記于右任是誰了吧。 于右任墓,它是很大的陵墓,很美,在陽明山上,可是不是在遊客如織的前山,而是在荒涼的巴拉卡公路上。俯瞰著三芝海岸。你知道嗎,站在于右任墓上,居高臨下,撥雲見日,你可以看見北台灣好美的海岸線.....非常溫柔底。海岸線以外,就是台灣海峽。 當年,于右任的遺言就是「葬我兮高山,望我兮故鄉」。 我以前大學時每個禮拜都會去于右任墓。我當然不是去望故鄉的——開什麼玩笑,我故鄉就在台灣啊。而是那個地方不可思議的寧靜。大學時還常遇到守墓人,他告訴我當年于右任與蔣介石之間的恩怨。當年于右任是如何地ㄧ度眾人擁戴,幾乎威脅到蔣介石。于死後,這個陵墓是帝王風水,背山面海,左青龍右白虎,但事實上蔣介石暗暗埋藏了風水缺陷,又把于家後代給驅出台灣,如此如此。 現在于右任墓已經風化侵蝕,雜草叢生,守墓人也不見了。 Technorati Tag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