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71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死亡的剝削

阿竹介紹我聽Interpol,初聽到真是一陣錯愕,什麼年代,竟然出現了Joy Division的再世化身,而且竟然還在紐約。再加上Interpol的團員們都身著西裝憂鬱蒼白,實在不像美國樂團啊。

所以,很難不喜歡他們。尤其是工作到十二點回家後,躺在床上,一切意志都變薄以後,聽著他們鏗鏘但陰闇的吉他聲線,滄桑的歌聲,令人頓時不知身在何處。 

我果然是來到了很遙遠的地方。



只是這張專輯的側標太令我倒彈:中文側標大喇喇地寫著「這世界上真有美麗的哀愁存在嗎?如果說Ian Curtis的死是一種、徐子婷的死是一種、張國榮的死是一種、邱妙津的死是一種,那在這些死的頹喪總結裡,我用Interpol的《Turn On The Bright Lights》專輯,來弔祭這些用極端美麗結束生命的哀愁靈魂。」 靠北。什麼美麗的哀愁。這些人的死亡不是用來當你濫情的花環的。受夠了這樣談論死亡。好似某些文壇青年言必稱邱妙津、黃國峻乃至袁哲生,活像連死亡都有傳承似的,但其實,他們跟這幾位前行者的文字乃至靈魂都根本不熟。連club kids之ㄧ的徐子婷也變成了新的死亡偶像。曾經以為我跟邱妙津的靈魂層次很熟,但是現在已經不確定。或許同女對邱的自我投射,並沒有比駱以軍對邱的意淫境界高到哪裡去。層層剝削之後,死亡的意義漸漸稀薄起來,在這個過度擁擠的台北,每個文藝青年都傷一樣的春悲一樣的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