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7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Before Sunset

Before Sunset,幾乎可以說是去年度台北文青最喜愛的一部片。 九年前我並未為Before Sunrise而瘋狂,九年後我倒是因為這部片而感觸良久。 但無疑地,這部片太過浪漫理想,也太過現實殘酷。 現實殘酷的部份是,它把三十二歲的困境刻畫地如此血淋淋。兩個人重逢了,兩種生活方式相遇了,ㄧ左一右(當然左沒那麼左、右也沒那麼右),ㄧ切看來順利又燦爛:該維持理想的,的確就在NGO裡活躍著,逢人還可以大方地敘說理念跟目前工作的關連性(對於三十二歲的人來說,這是多大的幸福!);該保持浪漫的,的確也出了一本明朗美好的書,以新銳作家之姿喜孜孜地來到巴黎,有妻有子,卻又可兼得一種不朽的浪漫形象(對於一個前中年期的父親而言,這是多大的恩賜!)。 然而,看似美好的現實表象,ㄧ層層地剝開來,方知底下的苦澀。原來歲月教會我們的,是妥協、猶疑、失落、接受,並且為自己當初的浪漫打個折扣,把ㄧ切的傷害視為理所當然。 原來我們都在跟並不怎樣的人生博鬥著。婚姻味同嚼蠟;愛情不盡美好;孤獨感無法消除;失敗感如影隨形;午夜時哽咽難言;老是與世界格格不入。 這是殘酷的部份。 至於太浪漫的部份呢,莫過於九年前那一夜帶來的精神救贖。 不過是一夜,可以擴大成無限上綱的真愛原鄉嗎?我懷疑。女主角在車子裡崩潰的言語,只可以看作是一種逃避的言詞罷了。事實上,沒有人欠你什麼。ㄧ切,只不過是因為你無法面對不如人意的現實,所以嚮往一種永遠無法證明的可能性。 相遇可以改變什麼嗎?當初沒有做任何決斷,重逢又能改變什麼嗎?甚至,我幾乎要從電影院座位上站起來了,告訴他們,就算當初交換了電話號碼,那也不過再撐三個月,ㄧ切又復歸於錯過。 打字到現在,我明白ㄧ切無關乎電影,只關於我和你。 我們的相遇是偶然,甚至是應該是被禁止的偶然。我們相處的時間,不會比伊森霍克和朱莉蝶兒更多。我們交換的言語,不會比伊森霍克和朱莉蝶兒更少。 我們甚至交換了電話,也越洋每天說上ㄧ兩小時話,說了ㄧ兩個月。 然而我們的處境比他們更為尷尬。 有限的時間,漂浮的島嶼,沉默的大陸,尖銳的對立。我們不知道該往哪裡去。我們各自有各自該效忠的理念與政府。寫過的詩說過的話,燒融了就沉在海峽裡。多希望活在沒有歷史沒有政治的存有空間,卻又像是註定要接受這種恩典似的的重擔。 該取該捨的東西很清楚的。沒有人會開自己前途的玩笑。 當一個月前我放棄去北京工作以後,唯一的可能性也宣告停止了。 至此,我已經明暸,作為夢幻原鄉的美好愛情,並不存在。 雖然那些夜晚依然在記憶裡發著幽光。 其實你還是在持續閱讀我的吧,就像我不停地寫寫寫,其實是為了讓你ㄧ抬起眼來就可以看到我。 「我已然老去了」你說,「然而我會永遠記得你。」 我的書要延後到八月出版了。 主編說:那就用「北京—台北」當作書的主軸吧? 如是,我還是忍不住過度浪漫地想起Before Sunset的第一景。 等到簡體字版權也售出以後,說不定我就得到北京,開始寒酸的宣傳及簽名會。北京的小書店,簡單溫馨。然後斜陽照進,我會看到你在人群裡。知道你來了。 故事的最終與最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