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7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公民新聞回憶起網路文學

在台灣,去年開始,blog飛入尋常百姓家,不再是程式技客(geek)的專利。今年一月,蕃薯藤開始了公民新聞的實驗,一下子把blogger推到社會議題的前線,順帶也讓大家開始檢視blogger可以發揮多少社會力,堪稱上個月台灣blogger最火的話題。可以參考charlesc對公民新聞的blog文章總整理。然後,We the Media的中文版也要出版了。 話題似乎暫時告一段落,然而今天iron提出非常直接的質疑:到底何時台灣的blogger才能夠挑戰主流媒體?關於這問題,我有時忍不住暗暗覺得,某些blogger似乎都太過樂觀,iron身為一個老寫手與新部落客,則提出比較中間的觀察。 對照於此,我要很觸霉頭地提出我的聯想:我忍不住想起十年前同樣火熱的一個辭,「網路文學」。當時bbs等於是最早興起的網路社群,網路文學便乘勢而起,當年,眾菁英對於網路文學的期望並不是今天的痞子蔡或是九把刀,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當年他們將網路文學視為一個更基進的可能,網路將成為更嶄新的平台,甚至賦予文學更前進的形式,與更具反叛精神的內容。 但隨著時間過去,網路文學逐漸成為死語:因為已經沒有人討論網路是否為文學帶來新的特殊性。不論是內容還是形式,網路並未push文學走出新的形式,也無法使內容更解放。網路文學成為大眾文學的另一種代稱。 回到公民新聞。美國的blogger們已經展現的強大的力量,足以和主流媒體抗衡,也足以成為一個新的集結據點。 但台灣呢?我對Jeph說的,「blog要顛覆主流媒體,靠的是養兵千日和眾志成城」這句感到很感動,不過這句話也帶了一點「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味道。但我以為,要賦予台灣的blogger更強大的力量,更積極的行動是必要的。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當然就是未來某天公民新聞淪落到跟「網路文學」一樣,成為一種死語,網路無法成為更嶄新的載體,進步性也消耗殆盡。 Blasts說的blog「半私人性」我完全同意,可是那似乎彰顯的是blog的串聯能力,而非「公民媒體」的性質。這樣形成的「共識」難免有些菁英品味,而且這些討論若能發揮力量,靠的也是各個blogger串連之後,如何運用他們本身既有的資源做點事。發揮力量的,並不是blog的內容本身。 blog要取代主流媒體,需要更多的報導,而非評論,這的確是重點,這似乎也代表大眾寫手對blog的使用方式必須有一點轉變。關於這一點,Jeph說的非常感人,「公民權常被報紙的頭幾版暴力地窄化為統獨二選一和政黨惡鬥,最後導致我們滿腦電視機裡的畫面,反而對自己身邊方圓一百公尺內的真實視而不見,那麼我們或許就可以說,多在blog寫寫自身遭遇的經驗,關切自己目睹的事情,本身就是對媒體奇觀的反抗,就是一種政治的行動」,偉哉斯言。寫寫你經歷的所有世界吧。但是,等到眾blog圍起一道城以後,進一步的問題是:那我們要如何地在成千上萬的blog裡「聆聽現實,傾聽噪音」(借用goya語)?這恐怕是下一步的行動。是更好的blog搜尋引擎?還是更好的以議題為基礎的集結介面?還是???? 推薦閱讀:inertia,OhMyNews的希望,與培養皿裡相同的細菌 希望公民新聞不要有如網路文學,過早成為培養皿裡了無新意的同質細菌。 更大的願望,就如同我在豬小草那邊的回覆,blog能做到多少事?這是個中性問句,blogger不用太過妄自尊大,也不用太過消極,每個人自有專長,挑自己原本會做的事情來做,也就成了。 圖片:Andrew Lin拍的,迷惘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