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7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北韓牽動的東亞權力消長

2005.02.16  中國時報 在北韓的核武陰影下 @廖舜右、劉玉皙 北韓政府日前透過官方新聞,首度對外宣佈擁有核武,並且以美國意圖推翻金正日為由,表明將無限期停止參與有關解決核武問題的六方會談。一個國家如此地公開宣稱持有核武並且向他國提出明確的具體要求,無疑是種危險策略,意欲藉核武墊高談判成本;然而,這不僅是美國的燙手山芋,它是台灣的門外巨變,可能將造成東亞權力板塊的重整。 此次北韓搶先造成擁有核武事實的企圖與美、日、中、俄意圖解除北韓核武的政策,基本上是南轅北轍的,也因此將相關當事國都逼進了類似博弈理論中的膽小鬼情境(Chicken game)。雖然北韓把核武當成一種談判籌碼,未必就從此拒上談判桌,但任何一方在此情境中退縮將嚴重影響其聲譽與信用,而在雙方都不願讓步的情況下,其中一方的誤判或誤算後果即可能為:戰爭。 因此,不論是外交途徑或是軍事行動,美日中俄都必須儘速行動,以防止時日俱增後,北韓擁有核武日趨正當化與合法化。在北韓無限期停止參與六方會談下,美國透過多邊外交途徑完全解除北韓核武力量的可能性不高,而美國亦不願在北韓宣布擁有核武的情況下同意其所要求的不侵犯北韓保證,因為這等於是讓步和屈服。反而是中國的戲份將大為加重:最可能發生的是北韓在多邊或雙邊的場合中,透過中國強烈的遊說或保證,做出解除核武的妥協決定。 然而,倘若上述情況發生,深受北韓核武直接威脅的日本將質疑美國維持東亞穩定的決心與能力,而美國在東亞以美日安保條約為軸心的霸權地位將立刻受到中國的挑戰,甚至提早引發美中兩國全球性的權力競爭。 另一個解除危機的方式是以軍事手段消滅北韓的核武能力,但這實屬不可能。目前美國主要軍力被牽制在伊拉克,外交注意力則放在伊朗,分身乏術,美軍遠到東亞動武的意願和能力都不高。況且,中國與俄羅斯作為北韓的傳統盟邦,是否會坐視北韓被解除核武力量亦無法斷言;即使美軍在中國與俄羅斯的默許下採取外科手術式的軍事打擊行動,也無法遏阻北韓對日本的可能採取的報復,而這種報復當然包含了核武攻擊。且軍事手段的前提是美國精確掌握北韓核武的生產與儲藏地點,但以伊拉克的經驗來看,此項前提目前尚無法成立。 最後一個解除危機的方式,則是承認北韓擁有核武的事實,回歸到現代國際關係的場合解決。伊朗核武仍未解決,不論是透過外交途徑或是軍事行動,還沒有核武國家被解除武裝的實例。但承認北韓擁有核武的事實也會造成東亞另一波的核武化風潮與加速軍備競賽。一方面日本可能以嚇阻北韓核武、南韓可能以核武正常化為由,加速其核武的研究與生產,而日本的再武裝亦必定引發中國相對的反應措施。但另方面,日本與南韓也可能動搖美國安全保障承諾的信心,轉而採取更接近中國的外交或軍事政策。 國內媒體對此議題相當冷漠,其實我們是無法置身事外的,而最切身的影響將是中國在東亞乃至於全球的戰略地位的提升。預測未來,六方會談的重開並非絕無希望,但若要寄望它能夠完全解除北韓核武能力,實屬困難;美國必將有所運作,然而以美國目前的國內氣氛而言,再重演解除「邪惡軸心」國家武裝的戲碼已欲振乏力。中國儘管在第一時間低調回應,但立場已不再扮演從前「北韓堅強盟友」的角色,中國並且在其國內刻意淡化北韓核武的相關新聞。 總的來說,不論是以外交途徑解除北韓核武力量或是承認北韓擁有核武的事實,中國在東亞地區的國際事務上都將擁有更大的發言權。此次北韓核武危機不僅提前展露了中國在東亞區域的影響力,也同時重組了東亞權力板塊,而新的權力板塊將隨著此次北韓核武危機的落幕而呈現更清晰的圖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