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71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以單名《病》為篇名,令人想起魯迅那篇小說《藥》。(這個聯想其實挺嚇人的^^;;;) 其實我只是要說說自己的瑣事,而且與醫界倫理或醫界改革都無關。這一兩個月,身體某部份細菌感染發炎了,一直沒好。而,在反覆往來醫院的過程裡,才開始反省到自己與疾病、身體的關係。 從小,我就被教育成說自己做自己的事情是應該的,而生病就變成一件可恥的事情,因為這表示我沒有達到照顧自己的目標,是可惡又可恥的。可恥的情緒轉變成一種情意結。這反而使得我不太會正視自己身體的狀況,也不太會好好與醫療系統應對,看醫生時常常陷在無助的情緒裡,也不會爲自己和醫生留try and error的空間。 直到這次,我才改變我對疾病和身體的態度,我拿出對工作的態度來看醫生。這是我的一大突破(嘿嘿)。簡而言之,就是把每次門診當成meeting,先檢視本階段成果,接著充分辯論、質疑、討論,形成共識,確切指出本次決議及下次進度,散會後確實執行本次會議決議,下次再來檢視與討論,准許try and error的空間,共同尋求更好的解決之道。 那我病好了沒有呢?呃,還在努力啦。:) 但這可視為一個自我除魅的過程吧。(笑) 只是我發現,這個情意結,果然承襲自家裡。因為我爸媽也是這樣,完全不麻煩子女,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昨天跟我媽聊天,我媽才輕描淡寫地說,上週三她眼睛突然完全看不見,趕快路邊攔了一輛車到馬偕看急診。我大驚:那你當下爲什麼不打電話給我?我天天回家,妳也不跟我說,爲何這麼多天才說? 我媽說:啊妳在忙啊我爲什麼要打給妳? 我看著姿容、外型、脾氣也定格在三十歲、也宛若少女的母親,當下不知道要說什麼。 .....媽,請妳下次一定要麻煩我。..... .....話說回來,我爸媽的確也完全不知道我生病的這件事。所謂習慣,還是很難改正的。 圖片:Tenniscoats專輯封面,節點文化代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