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71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個安全和平的東亞

這篇雜感雖然只是週末夜讀的隨筆,但也算是回歸正常軌道的一種宣告。一方面也是表明,並不會因為私情而動搖原本的信念及該有的步調。匈奴未滅,何以家為?(笑) 瀏覽一些常去的blog,最近大家的簡體字留言都變多了,大部分中國網友實在是君民同心啊,急於宣揚民族情感與統一大義,其他的詳細論證都可以不去管,這實在是呼應他在東京對我所說的,九十年代後中國培養出來的所謂知識分子,多數也只是自大的民族主義與自卑的自利主義兩種極端值的混合罷了。某種程度來說,民族主義的狂熱的確轉移掉中國人對本身內部矛盾的注意力,竟有中國網友在SoundandFurry舉證說中國的確有新聞自由和網路自由,因為他們可以輕易連上批評台灣的網頁,這令我相當噴飯。至於統不統一與大不大國,其實國家跟企業一樣,都有其「最適規模」,大不一定好,超過了最適規模不一定會有好結果,這麼簡單的道理怎會不知。 其實最近也有不少中國網友來革命中途留言,我還是很歡迎的,我並不敵視中國人好嗎,除了剛在東京見完一個中國人回來,現在此刻,我家裡還借住著一位北京女孩,我的好友,所以還請中國網友對上一段雜感不要妄下斷言了。 反分裂法的進步之處,當然在於中國終於承認了「中華民國」的存在,然而這就是安全的保障嗎?並未必,而且聽說北京年底還會進行「總動員法」之類東東的制定,想必是再進一層的緊縮。推薦blats的這篇文章一個安全和平的東亞。不論兩個中國還是一中一台,我們期待的,應該是帶來一整個安全和平的東亞的架構與戰略。Torrent對這篇短文的回應與想法更是太棒:「台灣也必須反省,不能因為自己有自由民主的制度就啥都敢做。用東亞的概念看,台灣長期脫亞入美,入亞甚至是為了美國的戰略需求而入,簡直就是小垃圾,東亞交流的破壞者,台灣這樣搞,自由民主又怎樣?就算中國不來打,也是破壞東亞和平的共犯。這次反分裂法的意義就我來看,是中國強制台灣脫美入中,我是覺得,台灣要走自己的路,不想被逼脫美入中,也必須開始想想脫美入亞了,不過這真的要從夾縫中搞,辛苦得很,而且也要看中國的態度。」 然而,「脫美入亞」在施行上實在有太高的難度。先別提中國對於東亞的高掌握度,光是東亞其他國家對台灣的不信任感,就使得這樣的戰略想法有太高的施行難度。唯一可以見縫插針的難道是日本?根據我對日本外務省的觀察,實在太難太難了。 此外,OJ把原來的反反分裂改成「反侵略,和平家書」了。這的確是更好的作法,OJ說的好,"改成書寫家書,用意簡單的說是希望以生活語言來補足政治語言,以生活經驗來整理我們的認同。說穿了,如果要抗議反分裂法,要反侵略,那麼「反」的反面,即我們自身的認同,也應該不斷深化而越來越細膩才對。"恩說的好。深化認同。其實,「中國化」不是什麼歷史的陳蹟與過往的故事,它所意味的威脅性可能遠比我們所想像的更接近、其意義更嶄新,許文龍的宣言或許是個警訊。商人說的話不必太苛責,畢竟是實然策略與生存利益的反應。然而,經濟利益或許將扭轉國家認同,這卻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事,對於無數經濟利益倚賴中國的人們,或許即將暖風燻得遊人醉,直把杭州當汴洲,而我的意思也不是要經濟封鎖,這件事不是一味地阻止西進可以停止的,至於該做什麼我還沒想出來。一般而言大家期待經濟成長可以帶動民主改革,但是這件事並不是自動裝置,到底什麼樣的經濟結構性轉變才能動搖它的國家概念?光靠時間不能說明一切。 既然提到認同和台灣家書,順帶一提,我從來不覺得台灣的本土化已經「夠了」,或者是「台灣的本土化阻擋了國際化的腳步」。正好相反。正如同iron對於龍應台的評論所言,重點不在於兩者必然互斥(因為根本不互斥),重點應該在於我們需要怎樣的國際化。我們的國際化之所以未夠班,其部分原因豈不就是因為我們的「本土化」搖搖晃晃,並不知如何在東亞乃至於世界自處,因此根本不知何謂「生存所需」。我對於龍應台最新文章的感想其實還好,如果就該文的脈絡,如果要談國際化v.s.本土化,還不如好好地、誠實地談如何推動台灣的媒體改革與教育改革,而不是忙著指責他人的無知或資源的排擠。否則,技術性的知識再多,卻一樣可能掉進無知的陷阱。 一點小感想。無意指責他人。是為隨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