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7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CEPA或共同市場能夠成為兩岸的選項?

好唄,首先要說,截至目前為止,本文仍然只是我的個人看法。也請各位前輩多指教。若有人要連結請告訴我一聲;此外,請注意,這篇筆記只是筆記,請先不要轉載。 連胡會會前提到CEPA,會後則提到共同市場。這兩者中的任何一個,到底有沒有可能成為兩岸的選項? 目前,中國對台灣開放農產品市場,是蠅頭小利。這個做法跟中國對東協的作法一模一樣:為了政治上的懷柔,中國可以先在一些項目上做單方面的退讓,以換取對方的信賴。至於他們會不會要求我們禮尚往來,對中國開放台灣的農產品市場,在這種邏輯之下,應該是還好,不會。 其實CEPA本身就是FTA的一種,中港CEPA已正式通告到WTO秘書處,登錄類型就是根據GATT第二十四條與GATS第五條而來的FTA。在此之下,好像就是純粹兩個經貿實體間的約定,似乎對主權無傷。 單看英文條文,中港CEPA是沒問題,但問題是:在中文的條文裡,中港CEPA加了一國兩制之類的條文。這使得中港CEPA充滿了「中國特色」(什麼東西碰到中國就變成「具中國特色的XXX」,Orz......例如學妹A要做中國貨幣政策的效果,我就笑她只能做「具有中國特色的貨幣模型」了)。從這點上來看,中港CEPA跟紐澳CER(在主權問題上)便完全不能夠相提並論。 嗯,主權問題不想聽了?那麼,單就經濟效果而言呢?就香港看來,似乎對於香港邊緣化的進程,CEPA並沒有加快它,也沒有減緩它。因為市場和資本的力量早在CEPA這個制度性整合以前就開始了,未來也會一直持續下去。不論對於台灣、香港還是東亞,近幾年來區域化的歷程,其實就是中國化的進程。這個市場驅動的整合力量,不論制度性整合做到哪裡 、有沒有做,它都會繼續進行,這也是擋不住的。 當然,香港和台灣的狀況很不一樣,香港原本就是自由港了,任何PTA或FTA的加乘效果當然有限。可是台灣與中國之間就不一樣了。中國與台灣之間,太多連根本的WTO會員體的義務都沒有盡到,貿易上仍舊有不少的產品項相互禁止或高關稅。更別提生產要素的自由流通了。 我們這些學經濟的平常跑的GTAP模型,在分析應用上還是有限制;比方說,要是假設任兩經濟實體建立自由貿易區,根據一般均衡模型,這兩個經濟體的經濟效益一定是正的。但,我們是否考慮資本移動帶來的其他外溢效果呢?學習效果呢?創新、發明、群聚效應與生產中心轉移的效應呢?在歐美外銷市場的直接競爭呢?。(如果有哪位前輩或同仁已經對模型做了這些修正,也請告訴我一下。)這些效果都考慮進去的話,或許就不一樣了。我們要的也不是開放觀光的小利,開放中國人來台觀光只不過是增加終端消費,對GDP的貢獻有限,更何況帶來的管理成本也不低。 共同市場當然是更進一步的構想,PTA和FTA還在進行互惠關稅減免或廢除所有關稅時,共同市場已經進到對外統一關稅與要素自由流動的階段了。有人認為,共同市場比FTA、PTA更削弱主權。我倒不這樣覺得。雖然,兩者要比的話,的確還是共同市場使兩個實體更驅齊一,但是國家主權的削弱與否,仍是視協商過程而定,只要協商身分都是WTO經濟實體,那麼並沒有什麼主權弱化的問題。 其實,不論是CEPA或FTA還是共同市場,只要簽約身分都是WTO會員體,那麼就沒有任何主權的爭議了。這並不是沒有先例,中國和台灣本來就被視為是兩個關稅區,同時參與WTO,這也是老早就發生的經濟現實與國際現實了。如果要談,先遵循這個邏輯,會不會讓雙方更專注於經貿層面呢? 當然,仔細分辨,實質的經貿困境還很多;要談到共同市場層次的「生產要素流動」,老實講,中國本身的生產要素都不能在境內自由移動了,更何況跨過台灣海峽?我大膽地說,倒不如老老實實地先想辦法簽投資保障協定,順帶規定台商可自由將營利所得或營運資金結匯並匯出吧! 有位前輩說,不論是FTA還是共同市場,攏總是比邦交更進一步的關係,哪有兩個飛彈互相瞄準的敵國,居然還互簽FTA的道理?這句話我無法同意。現在兩岸本來就是獨一無二的、「具兩岸特色的經濟實體關係」(.....啊...真的Orz.....)。此時此刻,兩岸本來就是飛彈相互瞄準,同時卻對對岸貿易第一位、往來及定居人數超過百萬的奇怪關係。這已經是現實了。要是無視於這個「具兩岸特色」的現實,要等到兩國外交關係正常化才要談經貿,那真不知是何年何月何日。 「如果兩岸可以暫時擱置主權爭議,雙方也同意以經濟合作為前提,不提及任何主權及國家名稱問題,逐步討論兩岸經貿合作項目,那麼就可以開始著手談經貿的制度性整合了。」這當然是個最佳立場,只是,在「中國特色」的籠罩下,這種如意算盤打得響嗎? 左一句WTO,右一句WTO,在許多blogger準備去看無米樂的現在,或許這篇筆記很刺眼。我並不認為WTO就是解決以上那些問題的萬靈丹;它只是目前可用的模式之一,而且肯定是會帶來國內衝擊。這篇筆記可能沒有辦法處理WTO對境內帶來的各種不公不義;但,這或許可以提醒我們,在經濟發展的焦慮感之外(台灣被這種焦慮感驅動了幾十年吧!),我們是不是可以想想其他東西?其他可能性?例如兩岸之間的社會議程?當我們不得不接住兩岸經貿的變化球的時候,我們是不是可以順勢拋出其他的球,例如自由與民主,媒體開放與選制改革,例如姚人多說的:「如果我是民進黨的高層,我會鼓勵我的政黨去積極投入並改變中國的政治情勢,比如說,鼓吹中國的民主改革。我會訴諸國際媒體告訴世人:如果十年之內中國能結束共產黨一黨專政,實行民主政治全面民選,那麼台灣與中國這兩個民主政體願意坐下來談判。什麼都能談,包括與中國統一。這種說法便把壓力拋回給中國大陸。」可以嗎?在我們全民的經濟焦慮之內與之外,好好想想? 推薦閱讀: WTO能化解兩岸政治對峙嗎?,江啟臣 為什麼兩岸應簽訂自由貿易協定?,杜震華、朱浩 (朱同學,關於這篇文章,我雖然不是要直接反對你的結論,但就分析方法和邏輯而言某些實在是怪怪,我知道你在看革命中途,下次聊,嘿嘿) 摸清WTO、FTA與CEPA身世,洪財隆 (財隆,他們網頁上又把作者姓名漏掉了,你要不要趕快打電話去反應啊) 要談,就談自由人權,劉孟奇 兩岸談判的社會議程,poiesi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