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6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在看無米樂之前

我不能再靠杯了,我要重新撿回原來開這個blog的初衷,就是做筆記,在這裡快速寫下剛浮現的草圖或狂想,並且等待朋友們的迴音及修正,讓草圖一步步變得更清晰,思想更精進。

還沒有看無米樂,先寫一些觀前感。已有不少blogger寫了感想,從他們那裡可以知道,這部紀錄片的主調遠遠超過了WTO議題的範圍,它不是血淚控訴或是問題發現,它完整地紀錄一種生活方式,一種屬於台灣的、農村的、美好的,從信念到行為的一種日常生活,它是樂天敬人、待人以寬、律己以嚴的一種生活方式,非常美麗。

不過,在美麗以外,台灣農民的生活困境是誰造成的?其實WTO只是其中一股力量。目光往前推移,太多結構性因素與政策造成的他們的困境。農業問題,亦非我所專長。只是,若只針對WTO,實在令人錯愕的是,聽說農委會編列的農業預算,包括各式各樣的農業補貼、境內支持、輔導、研發等等,其金額加起來還超過台灣一年的農業總產值,如果這是真的,那麼這筆錢花到哪裡去了,看起似乎成效並不顯著。

如果國際貿易直接讓國內農產品面對削價競爭的苦狀,那麼推動倫理消費似乎是很可行的方式。只是,這種力量何時才能強大到正面迎戰市場機制?我以前問過的問題和寫過的草稿(見公平不公平,自由不自由),仍然遲遲沒有完成,唯一的想法倒還是一樣的:如果倫理消費只停留在一種道德呼籲,那麼它就不可能及早正面迎戰市場機制。行銷是一種可能,產銷過程效率性的增加也是一種可能,這兩者其實都不是商業概念而已,前者可以令人聯想到這波紀錄片行銷的成功例子,甚至開啟更壯大的公益行銷的方法論及藍圖;後者則是講述多年的,關於農會、盤商、批發商以及運銷合作社的種種檢討,當然更可以跳脫這些既有想像,開創於完全不同的產銷體系,例如工農聯合等。

但有點遺憾地,上述這些手法,似乎比較適合用於經濟作物;因為經濟作物的價格彈性大,產品差異化也容易做出來,可是對於糧食作物如稻米,上述那些手法一樣也可以做,可是會不會比較累呢?畢竟產品差異化不容易做啊。整個來說稻米的需求彈性很小,可是對於個別稻農而言,需求彈性幾乎是無限大的(因為每一家的白米都差不多,替代性太高了)。政府又平易米價了那麼久。

突然想到,每家企業都有員工福利委員會吧!身在企業之中,直接面對每個消費者,員工福利委員會來擔任這些倫理消費的農產品的渠道,政府從那筆農業預算裡撥點錢輔導,配合公司稅制對於員工福利委員會的租稅優惠及減免,作為企業讓員工福利委員會推動倫理消費的誘因,這樣下來,不是很好嗎?

其實台灣的農業技術相當前進,包括品種改良、插枝、病蟲害防治等等,早年打下的基礎與投入的人才,到現在仍然看得見影子,台灣的專利數目與農業技術其實是全球知名的吧。這些技術可以流到中國去嗎?當然是可以的。只是,好處到底流到誰手裡呢?通常受益的不會是兩岸農民本身。可以參考農民西進大陸有何不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