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6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死亡之前


這樣的夏天,透過blog,知道了一些原本並不相識的、值得紀念的靈魂陸續離去的消息,以及他們友人的悼念。例如這位這位

在這世上,這樣的離去想必經常發生。只是,這幾位的悼念恰巧被我所見罷了。



死亡究竟帶給我們什麼?被拋棄的是生者而非逝者。而我痛恨許多台北文青對於死亡的剝削。所以我想說的不是多餘的那個,不想把別人的死亡拿來比附或裝熟,而是其他。

我們如何理解死亡,如何克服死亡——是記憶與遺忘的對抗嗎?

在想這個問題的同時,去年的事,突然現在才想起來;明明應該很近,可是我現在卻覺得它們很遠。

這種遙遠的感覺使我驚訝。我驚訝自己可以痊癒得如此的好。



其實我不太能夠原諒自己,至少是在當時;我一直非理性地認為,是我自己導致了他的死亡。

雖然知道這樣的推論完全不合邏輯,沒有理性可言;雖然肝癌末期的消息是沒有前兆、突如其來的,肝癌末期跟他自己的病灶有關,跟身為未婚妻的我無關。雖說如此,可我的深層意識一直不能克制地認為,為何這樣太像小說情節的事情會來發生,一定是我這種實際生活太像黃金傳奇的女人果然受到了報應,我把身邊的人通通拖下水到了情節之中,成為一個自我實現的預言。

後來,.......,花了很久的時間,才從這樣的心境裡解脫出來。

因為我後來了解到,我的確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而非拿無限的表象與沉溺當成不負責任的藉口;真正的負責,是連上述的幻象般的自責都不該有的。

於是我決定要真誠的面對人生。

人活著又有幾年呢,其實什麼地位權柄品味身段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成為什麼樣的人。



在新的革命中途我從來沒有提到這件事。在新的革命中途,所寫的昨夜碎夢都是後一段的北京之戀吧(笑)!但我想我仍然持續記得,是的我全部都記得。

這一年來我認識很多很棒的人,去了亞洲很多地方,很多能力有所成長,更知道自己要什麼東西,也漸漸知道該拒絕什麼,留下什麼。

你走以後我未曾夢見你。我想你離去的非常徹底。

我想起blast說的,我們活著的人寫的blog,時間是一直往前走的,而你就永遠定格了。

時間過去,我終於了解「長留心中」的定義是什麼。不是全然的遺忘,也不是全然的記得;而是,某些事某些人早已形成「我之為我」的一部份。然後,一切會重新開始。但我們,生者,將因不可抹滅的他們而宛如新生。





我知道永逝降臨

並不悲傷

松林中安放著我的願望

下邊有海,遠看像水池

一點點跟我的是下午的陽光

人時已盡,人世很長

我在中間應當休息

走過的人說樹枝低了

走過的人說樹枝在長

            ——顧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