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71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德惠街日記

我問渣妹考不考慮搬來德惠街,渣妹的回答妙哉:「問題是我對德惠街的想像完全是文學的,這樣很危險。」



那顯然是因為楊牧的《德惠街日記》。

德惠街,就是一條街,然而我們至今仍然找不到年輕的楊牧——當年還叫做葉珊的楊牧——在街上何處寫日記。我能夠描述的,是夏日下午陽光拉得很長,空氣裡有南國的氣味,一樹雞蛋花盛開,與路邊店鋪光潔的廉價服飾互相輝映,有東南亞籍小姐陪酒的bar白天沒開門,暗暗的,給人一種危險的想像,機車違規停滿騎樓,避開屋簷下的污水人們跳躍前進,說日語的日本觀光客進出欣葉,而欣葉也是我們常去吃的餐廳,自用宴客兩相宜。



來到德惠街,已經滿兩年了。




前同事剛從美國回來,很詫異地接到素昧平生的獵人頭公司的來電,說有新工作機會。何時獵人頭公司這麼有效率了?!更何況獵人頭公司見到她,除了面試以外,還做出包打聽的模樣問道:貴單位的某某某他平日為人如何?那個職務調動是怎麼一回事?

我們活在無所逃遁的人際網絡裡,像透明玻璃箱裡的魚。

原來我們已經悄悄到了找工作要靠 1. 朋友介紹或 2. 獵人頭公司的年紀。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前同事原本是在金融界。

儘管敝單位性質與金融業天差地遠,敝單位卻一直有不少出身自金融界的人來投奔,用一般的說法叫做轉換跑道,寧可要折半的薪水,也要做跟以前不一樣的事。(或許我也可以勉強算一個吧,雖然我在金融業超級資淺)。

而讓這些同事棄金融業轉投奔敝單位的轉戾點都是:911。911時她們有的在華爾街有的在敦化南路,911讓她們赫然發現富貴如浮雲,行情崩落,朋友死去。於是她們想要追求不一樣的東西,所以來到這裡。

世界的規則因911而改變,某些人的私人歷史也轉彎了。

忘記在哪個blog上看到的,說人記憶歷史事件的方式,總是會跟當時正在進行的私人事件連結在一起,以最個人的經驗作為刻度。或許我們都以為有集體命運這樣的東西。記憶就以極大v.s.極小這樣的方式被組合了。




在這裡,儘管我放了那麼激情的slogan,「夏天適合遺忘,放縱,迷失,找尋,徘徊,困倦,相遇,告別,短暫,永遠」,但其實今年夏天我幾乎足不出戶,努力工作以外就是努力念書,朋友每次約我我都不出門,大家還以為我在裝低調或有針對性,其實不是, 我只是想閉關。

最近時常感到自己才華的限制,才能的限制,知識的限制,觸摸到頂的感覺可以說是好受也可以說是不好受,我想這應該是幸福的吧,可以知道自己的限制在哪裡,並且有壓力必須去打破它,這應該是很難得吧。

「打破限制」這件事實在花掉我很多心力,所以暫時話少說點字也寫少一點,厚積以後才能薄發,連帶著也足不出戶,我想,如果是朋友的話就能夠理解。

對我來說這真是奇妙的兩年啊。也是快速成長的兩年。當然有代價。凡事都有代價。兩年內我好像經歷過各種生活:有一陣子,每天自己一個人面對電腦寫程式語言建經濟模型直到深夜十二點才離開辦公室,沒有時間想別的事。或是身處在一段穩定的realtionship的日子以為快結婚了。或是有一陣子,或是每天說很多漂亮話出席有很多長輩的場合,幾乎要錯把長袖善舞當成實力。或是每天晚上都有約,排滿滿,跑遍所有club,以為自己是rocker.....旁邊的小女生。最糟的時候,也有過每晚得靠著酒精,灌醉自己以後才能入眠的日子。比較起來現在孤獨而平靜,刻苦但持續,一步步向前的日子,真的是很難能可貴的幸福。

我知道每個行業都有規訓。那個規訓可能會讓你成為不是你自己。(見獨語的社會性迴音的回應)。但如果換個角度看,學術界有,金融業也有,智庫單位依然也有,哪個場域沒有規訓。我還是相信某些方法論仍屬必要,至少等掌握它以後才能知道如何改變它。



總之,德惠街充滿著生活的煙塵。這裡有辜振甫寓所,也有「勝立百貨」這種地方(參見ilya寫的萬金油與政治超商)。我想起韓良露所寫的「天母兩條街的故事」,德惠街何嘗不是她所謂的「充滿創意」的街,只是我們比韓良露更明白,兩條街並沒有高下之分,原本就不該有品味的暗示,老住戶不見得比逛街客更有品味,獨立小吃不見得比連鎖店更有反省力,一切無非是歷史的沉澱與實際生活的鬥爭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