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無盡

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6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永晝永夜,Sigur Rós

如果你是電影迷,你會喜歡《open your eyes》勝過《Vanilla Sky》。可是,如果你是搖滾迷,次序剛好顛倒,你會喜歡《Vanilla Sky》勝過《open your eyes》。

你可以用這個來測試你是愛電影比較多,還是愛西洋音樂比較多。

一切是因為配樂。《Vanilla Sky》不是一部搖滾電影,可是它的音樂是如此地令樂迷刻骨銘心,音樂跟情感間的咬合如此準確,不論是Sigur Rós、Red House Painters還是Radiohead,全都出現在它該出現的地方,令人熱淚盈眶,這是只有搖滾迷才能瞭解的感情。

如果你還記得,電影最後湯姆克魯斯跟潘妮洛普道別,「直到我們下輩子都變成貓」,然後從高樓一躍而下,往事歷歷在目,悲欣交集的電影片段,好像有永遠那麼長,又有一瞬那麼短,那時的配樂正是冰島後搖滾樂團Sigur Rós。

短暫。永遠。永晝。永夜。我們曾經悲痛一如死去,消亡,以為此生永不再來;又純淨平和,一起遙望北方的極光。

這就是Sigur Rós的音樂給我的印象。

今年2005,他們出了新專輯"Takk"。台灣的音樂blogger們迅速傳遞著試聽網址,我一打開來聽,完全傻掉,眼淚就這樣應聲而落。真是有濫情之嫌啊。

對我來說,Sigur Rós最美好的時刻,大概是樂句輕輕地模進發展(這是古典音樂曲式結構的術語),有細碎的小號若隱若現,從遠方漸漸傳來;或是主唱Jons用自行發明的語言Hopelandic在所有樂器之上火力全開,唱出聖詩般的樂句。

如此強調氛圍的音樂,有好也有壞。壞的是,這個年代,我們最不缺的就是耽溺,實在不該再多一筆。好的是,不論是什麼樣的年代,你總是需要一些感情可以放著的地方,像一個樂團,一首歌,或是一個你其實永遠不會去的國度,像冰島。

聽這個團的時候我一直想起一些人。遇見過的人事物。我們曾經肩並肩。某些夜晚。然而可能此生都不再相會。

直到我們下輩子變成貓。

最後我在自己去年的日記裡找到這樣的句子。應該是寫在Sigur Rós之後。

你問我世界的盡頭
我的想像
其實跟你差不多
世界的盡頭
應該在祕魯或智利
陰暗的街角
嬉鬧的酒館
點一支煙
跳一隻舞
以為可以像Happy Together
浪子般隨意說出「不如我們重新開始」

或者應該是冰島
那裡的土地都是紅色
永晝或永夜
我們在那裡
忘記冰冷及甜蜜的一切
用力往北極奔跑
極目四望
所有的方向都是南方








Sigur Rós New Album "Takk" ,pulp


因為sigur ros 今年的冬天提早到了,(OR)



Sigur Ros - Njosnavelin,galeer



全專輯線上試聽

sigur ros官方網站:eighteen seconds before sunris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