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7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One Town One Product與大長今

讀到晏山農前輩的新貼文<迷幻的319鄉鎮拼圖>,真是令人拍案叫好。誰說晏山農前輩是純文人而已?!這篇文章提出一個準確得不得了的經濟學角度,來破解這個319鄉鎮拼圖的魔幻之處。

把全台灣裂解成319鄉鎮,這是一種即使努力『走透透』仍無法遮掩的中央視角。或許,在中央投射、由上往下的眼光裡,所謂的『地方』,仍是以行政區的劃分與動員能力的疆界為主,而不存在真正在地的生活經驗,以及真正的庶民生活圈。

庶民生活圈不只是一種鄉土文學的浪漫用詞,它也是一種經濟關係,像是物流、人流的自然集客區,以及日常貨物交易的型態與區域、甚至運輸的動線、中小學的分布、廟宇的串聯.......。在我眼裡,這是非常經濟學的。晏山農說:『行政規畫與選舉動員造成的區域認同,確實不容否認;但庶民藉由特殊地理畫分、經濟作物的分布、歷史情感的投注……自然流露的地域認同和地理情感,更是彌足珍貴。可惜,此間的政治、歷史、地理、社區研究者對於類此的文化地理學研究 ,實在太闕如了!就因為319鄉鎮成為一種思維上的桎梏,於是包括文建會在內的中央、地方政府,在打出「一 鄉鎮一特色」的口號後,竟致無限延伸出「一鄉鎮一特產,一文化中心,一節慶……」,其極端就是為掙錢無所不用其極,不但造成人力物力的重覆、虛耗,思維的單一對於鄉土的認同究達到何等效果,相信眾人是心知肚明。』這段讚讚讚。(拍手十分鐘)

彷彿與天下遠見集團呼應的,經濟部中小企業處近年來推動的『一鄉一特產(One Town One Product)』計畫,大概也有這種『微笑319鄉』的影子。

然而,正如同晏山農所言,這樣的『一鄉一特產』推到極致,反而可能造成人力物力的虛耗與浪費;不只是行政資源的重複,更是對自然資源的重複耗用;以『消費』為硬道理,每個鄉鎮對於自然環境及資源重複損耗,竭澤而漁,若計算淨成本,未必是好事。

今年,中小企業處更想把『One Town One Product』擴展成參與APEC的策略。台灣中小企業處認真的態度與便民的精神,是非常值得敬佩。只是,這樣的『最佳範例』,未必會對東亞其他地區產生吸引力。與其倡導One Town One Product,宣揚微型企業創業(但本質上根本是希望失業民眾自救、分攤掉部分公部門責任)的精神,倒不如回頭檢視真正的問題:infrastrucutre的缺乏,例如微型企業融資體系的不夠完善、或是數位落差、或是其他更接近公民權的基礎設施如公共衛生、運輸等體系的建設不足,才是使在地的特色經濟無法發展的主要因素。同理,橫跨整個東亞、各地區的落差,即在地infrastrucutre的缺乏,也將會阻擋東亞經濟整合的下一步進程,不論是制度性整合還是市場性整合皆然。

有趣的是,相較於319鄉,韓國的<大長今>則是相對應的另一種想像:以公部門為首,溢注資源、掌控內容,想像一種國家推動規劃的美麗藍圖,不存在地方差異,美麗市場在國境之外招手。這是完全站在『319鄉』對立面的想像。然而,這樣的想像也有其限制。我們也不要光提韓國的大長今了。要使我們的文化創意產業推廣到東亞其他地區,我們需要比『大長今成功示範』或『One Town One Product』更精細的論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