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無盡

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6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公平貿易

太忙了,有很多想法,先速記一下。總之這裡先做文抄公工作。看到自己在年初的討論串。真慚愧,好像那時反而比現在認真嚴謹多了。要加油。(我想辭職躲去一個乾淨明亮的地方,是不是就可以認真嚴謹地思考了?打包潛逃北京好了XD)

要開始一個運動,除了要培養超耐打的韌性以外,還必須設計出人人可以實踐的可行方案。光訴諸消費者良心,卻沒能讓消費者有另一種選擇,那麼良心也會隨風而逝。公平貿易運動有很多層次,有人可以從消費者運動開始,有人該從改變生產行為開始,也有人可以從改變國際貿易規則開始。跨國的咖啡豆是個好例子。但在地的有機米,溪底遙柳丁,其實也不錯。

先來談這些米和柳丁。這些公平貿易商品雖然比市價貴些,可是他們是差異化的商品,若能讓消費者了解這些商品背後的故事(是產品品質的故事,不是種植者的悲慘故事),消費者願意多花點錢的。這等於也是改寫了消費者與商品間的關係。但是,近一步想,當這樣一個一個案例用個案處理的方式冒出來,會不會減弱他們的宣傳強度呢?消費者會不會慣性疲勞呢?會不會出現像商業週刊一樣假公益的媒體行銷案例呢?他們是差異化的商品,不能大量生產,沒錯,他們也不該大量生產(否則這跟從前的生產行為有何差異)。但我現在談的是銷售面。我們是不是應該有一個像本地樂施會一樣,公開認證、宣傳、輔導的組織呢?最簡單來說,為什麼不讓你買的每根蘿蔔都打上種植者的名字呢?


如果我又提「品牌」會不會被打?但我是真心的。摘錄年初林同學的話如下。

『另一方面,就像你說的,消費者端的運動還是有很大的發揮空間的,我相信。我說公平貿易有點像新興品牌,一點都沒有冒犯之意,如果類似的品牌夠強大,就可以改變原來的產銷生態,也就是利用下游的購買驅動力去跳過層層剝削的中間商結構,甚至做到某些結構性的改變。不管是咖啡還是柳丁,公平貿易商該作好的事,就跟獨立音樂業者一樣:做好管理,做好行銷,做好產品,管好品牌。』


                      --林同學在年初的留言


消費者運動有其限制。誰曉得STARBUCKS可以把它對公平貿易的承諾實踐多少?我們可以確實監督跨國集團嗎?

摘錄邱花妹的一針見血的評論如下

1980年代末,英國一場關於綠色消費的辯論,直指消費者運動的潛力與限制。當時辯論的核心問題是:綠色消費者運動真的保衛了環境嗎?或者綠色消費者運動只是降低消費者的罪惡感,並且讓那些致力於「漂綠」(greenwash)的企業獲益?......

1. 綠色消費運動誤導人們要消費得好,事實上我們還應該消費得少。環境友善的產品將價格提高,綠色產品常是中產階級的消費風潮。
2.  許多例子顯示,企業花更多心思在妝點他們的綠色形象,而不是採取行動。就像殼牌石油,一邊在英國捐錢給社區做環境活動,打造企業的環保形象,一邊卻在尼日剝削當地的生態環境與住民。此外,企業透過廣告不斷打造其形象,消費者常常被誤導。
3.  即使企業在消費者與政府的壓力下綠化他們的產品,但是他們可能在第三世界繼續製造有害環境的產品。綠色消費者運動無法面對第三世界跟富裕世界之間的不平等問題。
4.  綠色消費運動寄託在消費者的自願選擇,這讓許多人還是可以消耗自然環境,自由市場跟自然資源的耗盡是並存的。 』

               ——邱花妹(倫理消費——用消費力展現你的價值觀?


不論是生產者運動或消費者運動,最終我們不能逃避的是,總得正面迎戰貿易規則,那或許才是最根本的不公平的來源。問題不只是目前樂施會訴求的農產品補貼而已。談判的思維要超越南北對抗的架構,農產品出口國和農產品進口國之間的對抗比南北對抗更複雜。可是,萬一這箇假設『假設拉美農產品出口沒有tariff escalation的問題,則他們出口「已完成清洗、篩選、烘焙、加工與包裝的成品」的價格,恐怕會比現在超級市場架上的便宜很多吧』最後還是不成立的話,我們該怎麼辦呢?

摘錄kejo留言如下

『第三世界農業出口國輸出「半成品」和「成品」的貿易障礙往往比輸出「原物料」的障礙還要高。請參考FAO有關tariff escalation的說明。我覺得這是最關鍵的一個結構性問題。

假設拉美農產品出口沒有tariff escalation的問題,則他們出口「已完成清洗、篩選、烘焙、加工與包裝的成品」的價格,恐怕會比現在超級市場架上的便宜很多吧(這裡先不談店面消費的情況)?如果這是成立的,很多跨國公司恐怕不是得退出市場,就是跟著削價競爭。(價格的降低會如何影響咖啡農的所得,則是另外一個問題。)我直覺覺得,跨國公司一方面得利於tariff escalation(減少第三世界農業出口國在半成品和成品上面進行價格競爭),一方面又透過期貨市場的操作轉嫁原物料的採購風險,這利潤應該不小才是。(當然這直覺還需要求證)我覺得公平貿易的咖啡如果還是以現在的市場價格計價,其功用或許僅在改善超額利潤的分配方式。這種方式對跨國公司的影響(destroy-starbucks)是有限的。如果半成品和成品的關稅障礙降低,跨國公司的產銷控制(和定價規則)才會出現結構性的危機。

而這類關稅障礙的降低,會如何影響出口國的農民所得和出口國的產業組織型態,則需要更多的探討。一個問題是,(半)成品關稅障礙的降低,除了可能造成國際市場上(半)成品的削價競爭、可能威脅跨國企業的超額利潤外,是否會嚴重影響農民的生計?針對這個問題的討論,或許也可以從一個counterfactual的設想開始:「現有跨國企業咖啡產銷部門的盈餘」除以「所有咖啡農的人數」:如果全球的咖啡產業是由全球咖啡農所集體共有,會是怎樣的一個情況?』

                 ——kejo(在Fran那裏的留言) 


為什麼公平貿易商品價格還是比一般商品高?要推運動的人最後一定要面對並解決這問題阿。否則根本還是會變成一個依賴『良知』的有限運動。

摘錄咖啡人Scott留言如下

公平貿易的推廣, 咖啡豆只是其中一環, 這一點大家都是很清楚. 但是我卻是正好是在這個產業奮鬥的業者.

開店之初, 我就為店裡定下三個missons, 第一, 提供高品質的咖啡; 第二, 支持環境友善和社會責任的咖啡豆; 第三, 為產業培養優秀的人才.

直到我開店第二年, 我們團隊才慢慢地實現這三個missons. 尤其是第二項: 支持所謂的sustainability coffee. 當初切入這樣的市場做經營和顧客教育, 無非是希望我們的客人對現實的咖啡環境有所認知, 然後協助推廣不管是社會責任fair trade, hope project, co-op, 或是環境友善的orgainc, shade grwon, 甚至multi-certification的rainforest alliance(環境和社會的雙重認證). 同時我們也利用donation coffee的模式, 捐款給coffeekids.org; 明年營收到達一定之後, 我們也考慮加入ground for health這個咖啡農健康環境改善組織.

在推廣的過程中, 或是說, 我們一直延遲到第二年才進行推廣的原因, 是因為現實環境的考量. 其中有一像是成本的考量. 國內的咖啡市場, 大多還是呈現一個價格戰的環境. 咖啡的貿易商, 近年來進口的雖然精品豆的量已經大幅成長,但是對成本較高的sustainablity coffee卻還是興趣缺缺. 原因我想很簡單, 單就價格來看, 這樣的咖啡豆在市場上缺乏競爭力. 精品咖啡有血統背書, 有比賽名次背書, 在一般市場上面, 容易販售. 就算你走到大部分的咖啡館, 你都看不到所謂的sustainability coffee的販售. 對他們來說, 沒有賣的原因很簡單: 他們的供應商並沒有供應. 現實面來看, 自己身為一個自家烘倍的咖啡業者, 我覺得就算是供應商有供應, 也會因為成本因素, 未必會得以被採用.

我的成本結構非常的殘酷. 由於敝店是自家烘焙, 因此以生豆為例. 光以生豆採購來講, 敝店直接和美國FTC( fair trade certified)的"importer," 如royal coffee進口生豆到台灣. 我們海外採購的咖啡豆量是我們local採購量的80%以上. 所有海外採購豆都必須是社會責任或是/以及環境友善認證的咖啡豆. 這樣的咖啡豆在批發價看來, 可以和傳統市場(跟著c-market跑價格)的豆子價差一倍以上. 價格可以差多少呢? 假如向台灣本地貿易商採購咖啡豆(無認證的傳統咖啡豆), 一公斤比方說是130元, 那我進口的FTC豆, 可能也是FOT報價一公斤130元, 但是我必須要自己負責關稅, 運費, 報關費, 以及其他的風險承擔. 這樣進來的咖啡豆, 撇開抽象的風險承擔的成本, 關稅和運費以及報關費林林總總, 生豆一公斤成本就可以高達200元. 其中你還要幫我考慮最小訂購量下產生的資金積壓.

以上是生豆觀點. 假如是熟豆觀點, 就更可怕了. 烘焙成本中的人事, 燃料, 失重(烘豆中的重量減少), 烘焙器材的攤提, 那麼傳統市場中的一磅祕魯(零售)可能300元了不起, 但是FTC的豆子必須要賣到400~450元, 才算合理. 就算是量販給業者, 我的價格都必須要比別人高出100元, 才會是合理範圍; 否則我寧可把我的產能留給零售和現場賣杯; 然而, 這樣的價格卻會使他們失去競爭力. 我們不提高價格( 因為現實因素很難提高), 相對的我們以扁平的組織模式(自己進豆, 烘豆, 零售), 吸收成本, 或是說回饋這樣的價差給產區的朋友.

咖啡市場是一個很不容易生存的環境. 在這樣的環境下, 從貿易商, 烘焙者, 到零售業, 大家自然會以cost down的方式來經營. 大家習慣低價的東西, 忽略掉供應鍊前端殘苦事實. 雖然如此, 我們仍然願意在這一個市場中, 尋找具認同度的消費者.

我也支持你們, 這條路是真的很辛苦. 你不只要告訴消費者要買, 你同時也要教育業者要賣. 你或許也要告訴消費者那兒可以買? 否則公平貿易運動的付諸行動也會少了最關鍵的一環-- 消費. 星巴克克在我的觀點裡頭, 縱使FTC只是他們行銷手法的一環, 但是比起大眾市場中, 完全不知道這項訊息的消費者或是業者, SBC做的, 可能也是相對多了. 當然我也相信, 在我不認識的業者朋友中, 也有人默默地支持這項運動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