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無盡

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6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個適合遺忘的地方

『..... 多年以前我並不懂得什麼是真正的痛苦。那時候,我太年輕,自以為懂得人生是怎麼一回事。

  多年前我在一段戀情的開始便預知了它的終結。那時候,我太年輕,不明白究竟是愛上了對方抑或是愛上了愛情本身。時間過去以後,男子按照預先編排的劇本起身離去,並不理會我的等待與刻意搬演的悲劇式美感。

  等待的過程中我逐漸老去。我遇見許多人,練習許多不同的情感形式,離開或遷入許多不同的城市,做了許多或好或壞的決定。經過我生命的這些人沒有留下任何情節,我所能記憶的僅僅不過是一場無聲的雙人舞,一座空蕩的海濱旅店,一幕歌劇,一次接近尾聲的版畫雙年展,一方蔓生忍冬藤的石砌天台,一個溫暖南方午後的一杯酸咖啡…。我藏起這些碎裂風乾的斷片,企圖重新沖洗印象中的場景與對話,然而一切影像面目模糊不堪辨識,反覆黏貼最後連僅存的畫面也撕扯殆盡。我始終無法拼湊出自己的生命輪廓。

  上一個冬天結束後我來到河岸邊的城鎮,在島嶼最北方的日落裡安頓下來,慢慢習慣了一個小家庭再正常不過的生活﹔採買,匯款,在爐上煮一鍋馬鈴薯燉肉,舖床,替換衣櫥的季節。白日進城和所有人一起工作,夜裡燃起一盞燈取暖。窗外是佈滿碇石的堤岸與定時上漲的河水,出海口低低瀰漫帶鹽分的夜霧。再遠一點就是黑暗無止盡的海面,一切的聲音與光線都被不透明的海水包覆了,甚至連無意義的話語和時間不明的回憶都將淹沒在緩緩上升的水面下,成為漂浮散失的泡沫。當我抵達河海交界處的城鎮,立刻便明白這是一個適合拋棄痛苦的地方。

  一個適合遺忘的地方。

                             —— 黃宜君(1975-200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