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無盡

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6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種暴走的練習

我討厭濫情
我討厭對死亡的剝削
所以
我盡量表現節制
可是
從昨天早上聽到消息到現在
過了快兩天
我發現某些情緒不處理還是不行的

PlasticOno說我很壓抑
我說會嗎你看我這麼常自然嗨還會壓抑嗎
他說是底,壓抑就是壓抑
我想他說得沒錯
所以寫下心底話是不再壓抑,不再合理化自己的第一步

今天我聽到新聞出現的「絲巾」
心中一凜
宜君喜歡絲巾
她有好幾條
班爛的顏色纏在她的脖子上

我現在依然記得那些絲巾多麼炫目

她的散文很好
但她的書只賣了800本
她寫作很像莒哈絲
今年年初她新書發表會
我們都到了
我聽到她說「被愛過的痕跡在這本書裡,被傷害過的痕跡也在這本書裡」
雞皮疙瘩都站起來了

因為我曉得
書寫,愛,與離別
對於我們的份量
以及三者間難以分辨的糾纏關係
沒有愛就沒有書寫
沒有書寫就難以面對傷害和愛
可是沒有傷害也就沒有書寫.....

這是一個真實無比的連環套

就我自己而言
我嘗試過得理性
我嘗試關心別人勝過關心自己
我嘗試帶給身邊的人愛
以解開自我的困境

不過宜君顯然是另一個類型
(或許是學科的典範不同?)

但她每次都會堅稱自己好多了
這大概是她的一種體貼
但底下的刻痕還是在
怵目驚心
但眾人只好假裝沒看見
還有一堆寫作者的聚會通常都是
不管妳寫的東西是多麼驚天地泣鬼神
見了面一定還是嘻嘻哈哈都在八卦
深層的傷痕從來不會處理
(這個運詩人也有提過類似的意思)

要不然人要怎麼活嘛

我想到一件往事
當年袁哲生過世的時候
也有人責備宜君裝熟
可是我覺得
當年裝熟的人很多
剝削袁哲生死亡的人很多
可是宜君絕對不能算一個
因為
如果你覺得宜君的哀傷好像繁文縟節文字煙幕傷春悲秋很不真切
那不是不真切
因為那就是宜君活著的方式
我覺得她與日常生活永遠有條縫隙
她很努力,可是那就是條縫隙


就在前天
宜君突然問我
叫我告訴她一個活下去的理由
我想她病況又發作了
但我也隔得太遠了
(又很忙)
我的回答是
這世界上笨蛋很多
心懷惡意的笨蛋更多
為了與他們交手
值得活到最後一刻

顯然她不滿意這個答案



我現在知道
可以給她另外的答案了

那就是

萬一

妳死的話
妳的網站上
雖然好朋友也是會悲痛地留言
但是
還是會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人來裝熟

完全不認識的人
他們很用功地作文
模擬出很多情緒
把妳花了一生時間持續對抗的東西
拿來當簡便的塑膠花環戴

挖靠
什麼鬼


為了這個理由
就千萬不能死耶



對不起,讓我憤世嫉俗一下



我看了一下。原來妳最後一篇日記就叫做「旅行中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