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71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劉進慶與台灣戰後經濟分析

 

推薦閱讀:

本土研究的風中奇葩,左翼先鋒,晏山農

五年級生的共同記憶之一:劉進慶教授的「戰後台灣經濟分析」,阿仁老師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宿習?,torrent



雖然不是五年級,但是劉進慶<台灣戰後經濟分析>大概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啟蒙書。

對我來說,在那樣很年輕、書也亂讀一通的歲月裡,這本書為我們幼稚的左派想像注入切身的經驗血肉,不再只從翻譯書籍憑空拼湊所謂左派,同時也提供了完全不同於國民黨的歷史版本,對土地改革神話提出完全不同的解釋,很難描述初讀時的興奮(那年好像是十七歲,真是不折不扣的真正少女阿.......*遠目* !___!)。如今,左已不是全部,回頭來看,有些地方充滿疑問,對某些分析方法已經不再那麼信服;跟我自己後來所受的訓練相較,左右之間也令我不甚「習慣」,但當年看到這本書的震撼、以及對於個人思考的啟發,是永遠不會忘記的。

劉進慶教授的這本書只處理到1960年代。對於1970以後的台灣,還來不及處理,在閱讀時難免是個遺憾,畢竟那才是真正現代化的開始,也是台灣民間資本主動與東亞形成一個分工體系的開始。雖然九十年代還有王振寰等人的研究,但感覺起來,似乎不像劉進慶一樣地暮鼓晨鐘、充滿氣魄。

既然連1970的台灣都來不及處理,對於1990以後高度依賴中國的台灣,劉進慶所能給的解釋就更少了。晏山農說「如今狂熱於『反獨促統』的劉進慶,大概很難再期許他有啥啟示良方了」,此言大約不差,所以更令人感傷。

如果1950年代的台灣神話是土地改革,那麼,1990以後的現在,我們的台灣神話,大概就是中小企業了。不知我們可以擁抱這神話多久。

某些個案的成功,可能是偶然,也可能是特定時空背景之下的曇花一現。但空時看空,多時喊多的附會者眾;那些個案,有時被過度渲染為政治意志的結晶,有時被誇飾為特定人物的政策成就。不知道我們是否可以避開過度的渲染、避免誤識,真正分辨出種種必然與偶然。

上個禮拜,身兼政府智庫領導者的某韓國學者來台灣,演講的題目很有趣,「尋找發展新典範的韓國」。演講完畢,跟他吃飯時,眾人難免又請教他「你們的電影產業是怎麼起來的?」

他說:阿,我哪知那是怎麼成功的,我哪知那是偶然還是必然。我對你們的中小企業比較感興趣。

......我給他一個笑容和一樣的答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