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無盡

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6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造星辰

同事們待釜山的時候,我在吉隆坡。吉隆坡氣溫攝氏三十度,釜山則是三度。

蕉風椰雨,熱帶的和緩,一時之間,讓我以為這是一個「適合遺忘的地方」。(雖然行程滿到要爆炸。)但後來很快更正了自己的想法;沒有特定哪一個城市適合記憶或遺忘,或者該說,每一個城市都適合記憶或遺忘。一切只在於自己的心境。

如圖,吉隆坡的象徵是雙子星塔。這解決了吉隆坡本身無甚特色的窘境:不需要什麼雄偉地景或歷史特色,一座人工建造的塔就可以成為精神象徵。它成功地以人造星辰抓住了市民和訪客的眼光。其實雙子星塔同樣面對空屋率高、樓板利用率低的處境。相形之下,台北101也並不是一個離譜的主意。不過101的設計還是遜了些,雙塔在晚上看起來真的璀璨美好,氣勢非凡。

駐馬來西亞辦事處開車載我們繞市區的時候,意外發現,塔的腳下,卻是一派農村景象的馬來人社區,有雞有犬,彩色屋簷的平房與柵欄,令我想起凱薩琳麗塔瓊斯演的Entrapment,一邊是摩天大樓現代市街,一轉眼凱薩琳閃身進入一個馬來木製平房,雞犬相聞,那是她棲身之地。城市文明和傳統農村並存的景致,就是發展中國家最能夠提供的東方主義情調吧。辦事處的人倒是說:哼,最好的地段都給馬來人佔走了,這些受保護的弱者。

華人的血統,畢竟還是讓我們容易認同馬來華人,而不是認同馬來人。

我只是暗暗在想,中國崛起的這些年,馬華所認同的「祖國」,大概也就變成那個母雞形狀的中國吧。

馬來西亞畢竟還是一個有意思的地方,雖然它的競爭力在越南、中國的環伺之下已經漸漸褪色,台商和許多國際大廠已經考慮外移。但我覺得的「有意思」不僅是做生意的那一面。

當我們在說「兩個中國」或「一個台灣,兩個世界」的時候,馬來西亞很早就是「兩個馬來西亞」了。一個是華人的馬來西亞,一個是馬來人的馬來西亞。國家資源和參政機會嚴重地往馬來人傾斜;政府刻意壓抑華人,然而華人又處於經濟優勢地位。整個社會形同種族分離。可是,這樣的種族分離正是馬來西亞得以平靜無事的主因。 我遇到的某些華人甚至暗暗感謝這種不公平;他們認為,政府對馬來人的保護與照顧,使得城鄉差距與階級差距較為隱晦不明,華人可以更安心地大賺其錢。

然而,這樣的種族分離,自然不會使國力進步。最簡單來說,種族分離制度影響了教育品質,馬來西亞的人才養成過程,非常偏頗,少了一環,沒有競爭;人才的缺乏,也是近年來馬來西亞許多產業政策終歸失敗的主因。

泰國就完全沒有種族分離,強制種族融合。說到這裡,我很贊成米蘭昆從韓國到泰國,從中國到越南 的看法。其實我覺得下一個值得研究的東亞國家應該是泰國,崛起中的國家應該是泰國,而不是現在台灣媒體一窩峰趕流行的韓國或越南,或是漸漸退流行的印度。有什麼辦法?我遇到的馬華代表和台商都跟我抱怨說,台灣對馬來西亞的了解太少了,我則苦笑以對說,何止馬來西亞,台灣大眾對亞洲各國的了解都太少了,根本沒有脫美入亞。正如icep說,「我想台灣面臨的異質變化是不容易以區域型態或者全球性都市網路來涵蓋的。但是從最近政策導向的社會學研究,持續對於東南亞地區的關注,還有人類學試圖和大洋洲對話的方式來看,這些想像自然是走向與中國文化競爭權威的其他方式。至少我想像中的某些圖像是,台灣對於台商足跡經過的國家,或是其他鄰近地區的資訊都明顯不足。奇特的例子是當慈濟新聞台以報導賑災的目的呈現了東南亞的訊息時,我才有機會在台灣的公共媒體上看到關於東南亞的消息。台灣的資訊和資金的行進路線並不對等,許多商人或者工作者在外地交涉出來的經驗也都是以個人企業的方式在流動或留存,並沒有轉換成整體的理解脈絡。」

晚上回飯店時跟wendelin MSN,她以為我會去釜山,我說這次不是,況且我對大拜拜式的高峰會沒有興趣,不如下來跑跑台商。她說了一個觀點很有趣,就是「難怪國際關係學者可以在國際經貿議題裡找到舞台,因為國對國的關係才是主導國際經貿、尤其是國際經貿組織的主要力量」,而不是企業。我說企業的政商關係和影響力層次要下到國境內才看得比較清楚。(當然國對國關係仍舊只是國際經貿的部分因素,不是全部。)

另外一個有意思的,當然是馬華文學。馬來華人的文學表現,比我們更沉迷於「中文的正統」,文字富麗雕琢,這當然是導因於馬華文學本身就是一種抵抗,對馬來政治的抵抗,對另一個強勢種族的抵抗,一方面也是對「母國」的遙望。我想已經有不少致力於文學評論和華人研究的學者說過這些了(例如黃錦樹、朱宗科),那我就不要班門弄斧了。(這篇蠻好看:吊詭中國性──以黃錦樹個案為中心

回來以後跟晏山農吃飯,談到兩個族群間的文化鬥爭和媒體詮釋權,晏山農把馬來西亞跟台灣類比,我覺得問題還是不一樣,不能比。

還有更多更有意思的東西,不過當然我要留給我的工作單位。

雖然很豐盛,但我最近工作好像已經有點累了。這裡給我非常好的資源和機會,過去一切我銘謝在心。厄,我還沒要辭職,請不要看到這篇文章以後馬上找候補人選(我知道很多人在排隊)。只是,這工作越做,就越發現自己的不足,尤其是在沒有博士學位之下,做什麼都像是在無照駕駛。陳凱歌自傳裡的一句話浮現我心頭:「當我們相信自己對世界已經相當重要的時候,其實這世界才準備原諒我們的幼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