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6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轉錄] 經濟學帝國主義氣象的迷思

社論:「經濟學帝國主義氣象」的迷思

知識通訊評論半月刊024 2005.11.16  

曾經有一個黑色幽默的故事在台灣知識界流傳許久。

一群法律學界的專家和學者,擬議籌資到美國註冊出版一份名為《台灣法學研究》(Taiwan Legal Studies)的英文期刊。因為美國學術界對此一課題研究興趣不大,研究成果也無處可登,而為了爭取國內的研究經費,提升國際知名度,並象徵台灣法學研究受到國際(實際上是美國)的重視,則藉助「出口轉內銷」的方式出版這樣一份英文刊物,恐怕才是配合當前「台灣走出去」這一政治正確信條的務實作法。

但是,這樣一份刊物的出版,卻可能和真正的台灣知識發展和學術提升,搭不上任何具體的關係,因為要靠英文來了解台灣的人在台灣本地少之又少。可是,如果從國科會或教育部主其事者的角度看來,這種國際化、全球化、英美化、以及可以進一步「量化學術研究成果」的作法,卻是值得鼓勵,並應予獎助的正確方向。

於是,這樣一樁看似政治正確,實屬黑色幽默的故事,就要不斷重複的上演了。

最近在國科會的掖助之下,政治學界就召開了一場研討會,其中主題之一是:如何提升台灣政治學者晉入美國政治學界的「主流刊物」?多在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Americ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等排名居前的主流期刊上發表論文,而不要只停留在那些排名較後的區域研究刊物上(諸如China Quarterly、Journal of Asian Studies等)。

這的確反應了一個無奈的現實:無論法律或政治研究在國內社會科學中具有多大的重要性,而且備受社會各界的注目;但是一旦將這些相關研究「翻譯」或「改寫」為英文,它在美國和國際學術界中,卻只能停留在邊緣的「區域研究」角落,扮演「次要」與「非主流」的角色。除非法律與政治學者對美國當前主流的學科和基本的理論研究,諸如法理學、美國憲法及憲政思想、西方現代政治思想、美國政府與政治,以及選舉研究、量化研究、理性抉擇模型等,有深入的研究與創造性的成果,否則他們的論文恐怕永遠進不了「主流」刊物。他們只會是藉用主流理論研究台灣(或中國)問題的「區域專家」。

但是,經濟學者卻會大聲的告訴我們:台灣經濟學家的研究成績卻是舉世矚目!台灣社會科學界發表在列名SCI等國際知名刊物上的論文,經濟學門至少就佔一半以上!我們經濟學界和法、政學界不同,他們大部分都只能做「區域研究」,我們卻在主導「主流研究」。而且我們的數理基礎好,和國際主流經濟學者溝通、合作、競爭,毫無扞格。我們經濟學研究工具早已成熟,而且可以科學量化,不像其他社會科學研究常常是人云亦云,又找不到可以客觀、比較的判準,結果反而是不知所云。

這種「經濟學優勢」的論述,多年來早已蔓延在台灣知識圈和各大學院校之中,經濟學的先進性、和優位性和「帝國氣象」,更是既成的事實。但是,如果我們進一步追問:為什麼台灣沒有第一流的經濟思想史研究?為什麼沒有傑出的馬克斯與社會主義經濟專家?為什麼沒有紮實的中•西經濟史研究與訓練?為什麼沒有第一流的「比較經濟制度」研究?這時,恐怕就會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反應了。

第一種反應是瞠目結舌,答不出來。第二種則是平靜而坦然的回答:我們不是沒想過,但是沒有人願意去唸這些冷門學科。

「冷門而缺門」、「熱門而擠人」,這正是台灣經濟學帝國氣象背後的危機,也是所有社會科學研究面臨的共同困境。

(本文為轉貼,不是我寫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