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7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越走越南

這幾天在西貢(現在叫做胡志明市)還有附近的工業區奔走,有許多驚訝的地方。

國內媒體誇大或感情渲染的成分多,認真報導的少。例如,哪裡來的湄公河畔的三千個小孩?

根據台商會好幾箇月的努力調查,並沒有。

在這裡的台商多半是直接從中南部移到越南來。令人驚訝的,例如一個糕餅業台商,在侷促的廠辦合一的辦公室裡,在一點都不稱頭的總裁辦公室裡,用鏗鏘有力的台語說出跟米蘭昆從韓國到泰國,從中國到越南一樣的結論:台商若不懂進步,還苛扣越南工人薪水,一直在追求更低工資的地區,那生意乾脆不要做啦!乾脆移去非洲好啦!

或是塵土飛揚的公路旁,一個做牛仔褲外銷的台商,在鐵皮搭建的樣品陳列室裡,在無數條擁擠的牛仔褲旁邊,有條有理地對我分析著美越紡織品貿易配額談判的最新進展(當然是用台語)。

這裡的生產成本並沒有比中國低,因為產業群聚還沒有形成,許多東西需要進口。工資可能比中國沿海低,但是仍舊比中國內陸高。

台商無法改變生產型態,那就永遠只好追逐更低工資,永遠追逐成本節省,哪裡接單與哪裡生產,似乎不會改變我們的處境。



我遇見V了,真意外。原本以為會在私底下夜晚相約的場合見到,結果是在工作的場合遇到。駐胡志明市辦事處很高興地說:那就把劉小姐交給你了!

V是我所定義的,新一代的台灣小孩;其實他們根本就是東亞的小孩,而不是台灣的小孩。

V和我在東亞其他城市例如北京、東京、上海遇見的B、Q、R一樣,年紀都比我小一些,但是獨自一個人到異鄉城市工作,因而被逼得快速成長。

他們都是男性。

同齡的男性若在台灣,可能還在學院繼續那沒完沒了的青春期,可是V、B、Q、R被逼得如此世故圓滑,手段老練,淋漓盡致。

他們都在這些異鄉城市不到十個月,卻好似待了十年一般熟悉。

他們都幫我招待我的同事長官,長官們都大加佩服,可是沒有察覺到他們可能是新的人種。

他們沒有單獨的台灣島概念;他們都相信自己的未來在這些異鄉,在整個東亞。

他們都會說流利的至少三種語言:中文、英文、和當地語言。晚上總是可以叫來一桌講英文的當地朋友,通常是留學美澳的當地青年,這使得我們晚上的「私人行程」的語言通常是英文。

他們都一天工作超過十二小時。

他們都說,那台灣,他們再也不打算回去,現在立足這個城市就是他們的家,他們的未來。

他們都說自己再也不需要 Lost in translation這樣的東西,但他們每天晚上在正式行程結束以後,在飯店loby,都高高興興地找我出去繼續「私人行程」,多晚也無所謂,那樣的神情令我想起丟石子敲女生宿舍窗戶的大學男生。

「私人行程」裡總是逛遍了那個城市的所有夜店,没完沒了的菸和酒,那個時候才顯露出他們的孤寂,燈光旋轉下好像所有的青春都可以停頓。

不論白天他們如何的應酬圓滑,他們骨子裡其實還是天真的,例如他們都私下仰著臉問我:你說,到底我有沒有成功的可能?

我都微笑地說,會的會的。



很多事情需要釐清,我再好好想一想。



圖片是西貢市。圖片取自http://www.zailushang.com/vietnam/vietnam.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