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71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網路時代的自由民主與商業倫理

網路時代的自由民主與商業倫理

劉玉皙

最近,紐約時報駐北京辦公室研究員趙京、也就是中國著名博客寫手安替,他的部落格(中國稱為博客)被強制關閉了。這則新聞在國內的平面媒體僅曇花一現,但是它的意義卻很重大。 

 

就中國的言論自由尺度而言,異議者的博客被強制關閉並非新聞。面對開放的網路,中國依舊秉持不屈不撓的管制意志。舉例而言,中國官方為了阻止境內人民瀏覽敏感網頁或國外媒體,設立了強大的防火牆,網民稱為『網路長城』;又例如中國的地方與中央政府養了數十萬名網路警察,他們要糾舉反政府言論、在各論壇『導正視聽』,網民稱為『網特』。

 

任何制度到了中國,都難免沾染『中國特色』。解讀中國官方資訊,需要技巧。因此,即便是中國平面媒體出現『中國邁入網路政治』的專題報導、或是新華網開闢網民反映意見的專區,這些並不代表中國網民參與公領域的能力提高了;相反的,而是顯示出中國將更加注意網路言論的管制,更嚴格監控網民對公共議題的參與。2005年的最後一天,安替博客被強制關閉,這問題已經超過了過去國境內言論自由的層次,許多中國網路觀察者都悲觀地表示,或許2006將是中國網民的冬天。

 

然而,本次問題卻有更深一層的意義。這是全球性議題,而非單一國家議題。關鍵在於:關閉安替博客的是微軟公司,而非中國當局。被關閉的博客設在微軟美國,而非微軟中國。也就是說,即使你是美國公民、在美國的微軟空間設立博客,但是只要你激怒中國,微軟公司就可能應中國的要求關閉你的博客。

 

儘管微軟關閉的依據是使用者合約,但違約與否,其實很有可議之處。合約中規定『若有違背所在地的法律規範時,微軟得關閉此網路空間』。然而什麼是『所在地』呢?是網域所屬國家?是使用者國籍?難道是使用者語言?那麼全球微軟空間的中文使用者都要小心了。而什麼是違法事項呢?安替的言論甚至沒有具體觸犯中國法條。這只是顯示出微軟為商業利益而特意討好中國官方。

 

針對這件事,某些美國博客主張美國應該給予微軟壓力,以確保『企業道德與商業倫理』。然而,微軟不只要對使用者負責,它也得對自己的股東負責;更進一步來說,就最近的美國氣氛來看,美國官方介入的機率實在很小。最近美國才剛開始反省,美國對國內公司進入某些『高度不穩定的國家』——例如非洲——設下種種限制,只是越俎代庖、自以為可以代替企業評量投資風險,最終只是使得美國在這些國家的影響力削弱,使得其他投資國——如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力提高。既然微軟本次行為是著眼於中國市場的利益,那麼,在這種『國家戰略』的省思下,國家似乎應該盡力藉著企業對國外市場的進入,來提高該國的影響力;如此一來,美國官方介入微軟此次事件的機率便小之又小。

 

若遵循以上美國的新『戰略思考』,那我們勢將面對一個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那就是:企業與民主誰先誰後?如果外國企業的投資帶動了經濟發展,就能促進民主嗎?從西方的觀點來說,如果沒有穩定的社會環境、沒有市民社會,一個國家的根本穩定將遲早是一個問題,那麼企業最終不可能正常運轉,投資必然有其風險。但中國似乎在挑戰這個看法。



或許網路將為這個老問題提供不同的解答。我們可以看看,其他網路服務廠商是否為了與微軟競爭,進而更標榜使用者權益,對中國的態度變得更強硬些,以提供差異化的服務?還是,既然企業與個別消費者的談判能力是不對稱的,面對這個跨國企業,個別的消費者是否能聯合起來要求自己的權益?這已經超越了企業倫理與自由民主的傳統界線。而,照理來說,網路應該要降低消費者串連的成本。否則,網路時代還有什麼特別的?


(簡短版登於中國時報[觀念平台])


厄,我寫過的觀念平台那麼多(有的寫得實在爛),為什麼我只放了這一篇?這是因為,我看到有些朋友的blog只放正式發表在平面媒體的文字,我個人是覺得這樣很可惜,因為blog的本質應該是即興、對話、與未完成,所以我平常很少把我刊在平面媒體的文字放在這個blog,除非,除非是因為正式刊出的文字與原稿有所差異。這個差異有時是因為字數,有時是因為該媒體的調性,但書寫者自己總是希望讀者能看到完整版。所以放在這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