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無盡

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6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搖滾之後(科技如何改變搖滾與我們)

借用被烏鴉啄了的文章標題。



上週四沒能去聽這場演講感到很可惜。因為演講介紹是如此吸引人,『......不久前Pinch 教授出版了關於電子音樂史的專著,Analog Days: The Invention and Impact of the Moog Synthesizer,書中細膩地描繪了在電子音樂合成器Moog的誕生過程中,技術與社會、文化及商業交影互動的歷史過程。在「海邊的卡夫卡」藝文空間舉辦的公開演講中,他將以此研究為例並播放一些相關的音樂,以闡明音樂史與技術史間不為人知的緊密關連。』如果有人去聽了(嗯?豬小草?),要不要分享一下心得?

我只是想到,搖滾以後,我們有電音,有後搖滾,有各式各樣的laptop music。而搖滾以後的這些也自我宣稱「很有搖滾精神」的樂種,科技在其中扮演了更直接的角色,科技與音樂之間的互動更加複雜,更加神奇;挪用渣妹的話來說好了(雖然有點不倫不類),就是「物史」與「心史」更加難以兩分,一起走到更遠的地方。

物史與心史交互作用模式的改變,其中很大一部份,是來自於「現場」概念的被改寫。我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新現場」,大概是2004年野台,看到the album leaf的所謂「現場演出」竟然就是面對著兩台蘋果低頭操作(跟我平常玩msn看起來好像沒兩樣),這樣還可以把整場聽眾弄得如痴如醉,那種震撼感是無法言說的。(當然我也真的被他們的音樂感動了)

如果「搖滾」能夠跟「反抗」「實踐」這些字眼沾上邊,很大一部份是來自於搖滾美學裡對「自我實現」的強調,而這種自我實現的感覺很大一部份是因為現場表演,這是站在錄音工程相對面的身體力行,一種會被衍伸成比錄音資本更「誠實」的態度,一種對「勞動」的美學與強調。這些要素在後搖滾裡可能還存在(但許多後搖滾也強調錄音效果),但在laptop music和電音裡,就完全不能這樣二分法(錄音v.s.現場、實踐v.s.不實踐)來概括了。之前jeph那裏也有相當精采的討論。

而,聽電音的和聽搖滾的兩群人調性固然截然不同,laptop music、後搖滾的聽眾跟傳統搖滾客的氣質自然也大相逕庭,而且不只是「氣質」的問題,對社會的態度也是截然不同的。聆聽方式的不同,的確社會參與的方式也不同。


最後無關的說一句,最近兩天都在聽sigur ros1999專輯 ágætis byrjun。比 ( ) 和takk好聽多了,感性和音樂性比較節制,有比較完美的平衡。否則後兩張聽久真的會頭暈。

圖片來源:the album leaf的現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