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無盡

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6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轉錄] 熱帶植物園/曾志成

熱帶植物園 
◎ 曾志成

旅遊雜誌說,沖繩是另一個複製台灣鄉間的景象。也許真的離台灣很近,東京的一位人類學教授Taku到了沖繩,給我發了一封電子郵件,Taku說:現在我人在沖繩,總覺得沖繩好像不屬於日本的土地,我覺得跟你好接近!

網路撥接器的信誌燈閃爍著,我盯著電腦螢幕,突然有說不出的神祕體驗。那天晚上我作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在沖繩,沖繩並不是南島的熱帶國度,我夢中的沖繩,是充滿山雨欲來暴雨將至的壓抑氣流,我在路上踢到一個空鋁罐,然後驚醒。醒來後仔細推敲這個夢的場景,原來我是在溫習杜可風所拍攝的私電影《三條人》,電影中有很多沖繩的印象,說的是男主角淺野忠信的童年。電影中的沖繩,神祕並且黯淡,陰天與風雨,跟實際上被定義的沖繩有很大的出入。

所謂近與遠的定義,存在於人的心中。在某些人的觀念中,有些地方在地圖的距離很遠,由於交通便利易於到達,所以是屬於「近」的,所以不存在夢想;相反地,有些地方是只要想去並不太困難,所花時間也不長,但總覺得「好遠」,通常像這種地方才適合儲存夢想。比方說,沖繩。

也許,室井佑月是這樣想像沖繩的宮古島,想像從這裡開始延伸,高校女生由美和父親情婦之間的女同戀情實現的夢島。室井佑月筆下的《熱帶植物園》,並沒有那樣容易到達,故事裡差一點她就要跟父親的情婦一起去了,因為母親的阻撓,最後沒有去成。在由美的生活中,那個只屬於想像的沖繩宮古島的熱帶植物園,一直對比著東京,也對比著日常生活中不斷膨脹著的巨大幻想。

地理性的心理投射,往往令人產生奇妙的心情錯置。對於沖繩的印象,經過旅遊雜誌精美包裝的商業圖片,與Taku的敘述後,產生難以言喻的親近感。日本旅遊散文作家小林紀晴的攝影中,沖繩被颱風所圍繞,是一個虛弱無力的島,鬥牛場的火紅暮色,街道的招牌搖搖欲墜,無限延伸到海濱的鄉間小路,連電線桿與停在上頭的麻雀都像極了童年的台灣鄉間。

室井佑月的《熱帶植物園》,切合了某種日常的非常性敘述,原來這一切皆是虛構,虛構的不是沖繩宮古島這個地方,而是父親情婦的真實身分。這樣的虛構也恰好呼應了某種不可能的存在,與父親情婦之間的感情終究是由美自身所賦予的幻影,小說連一幕沖繩的真實場景也沒有,完全是出自由美的想像,在東京的都市叢林想像沖繩宮古島的由美,是十足的都會少女。

對照室井佑月的小說,隱隱投射出我對沖繩的印象。旅遊雜誌,杜可風的電影,小林紀晴的旅遊攝影書,以及Taku 那句躺在電子郵件的一句話。也許我是喜歡Taku 的,初次在東京匆匆見面,早已埋下的伏筆。


關於沖繩的諸多想像,從Taku的那句話開始,對他產生了一股莫名的情愫,不知道Taku 有沒有讀過室井佑月的《熱帶植物園》?我回了一封電子郵件,勉強用日文敘述關於小說的大致內容。後來的回信中,Taku 並沒有回答關於這本小說的看法,只提到他正在沖繩做研究,他說現在沖繩有一個颱風,過幾天台灣或許也能感受得到。





抄這一篇文章給北京的s,遠和近的定義,只存在人們的心中,順帶賀吾友曾志成就任新職,大吉大利,萬一公司要你作預測模型我們可以幫忙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