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無盡

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6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搖不死滾不倒(?!)

大家很難忘懷這隻魄力十足的動人大螃蟹吧!這是1997 The Prodigy的專輯<The Fat of The Land>。今晚,可以預期的是我的msn連絡名單(台北部分)上線人數應該會寥寥無幾,因為大家都跑到中山足球場去聽The Prodigy了。台北不像紐約,不像pulp隨時都可以聽到名團的現場演出,所以萬人空巷的盛況很容易發生。哈哈我也會去。簡直是台北最大戶外派對,但怎麼有一股懷舊的感覺.......。

你通常一眼就可以分辨出聽電音和聽搖滾兩群人的差異,喜好不一樣。穿著不一樣。消遣不一樣。生活習慣不一樣。生命信條不一樣。社會選擇不一樣。但是The Prodigy和The Chemical Brothers的出現,輕易跨越了這兩者的界線,同時受到這兩群人的喜愛,把兩群人湊在一起。

但是Prodigy畢竟是老了。距離The Fat of The Land,竟然已經是九年前的事。2004還是2003,Prodigy又出了一張專輯,但樂迷事後的失望與事前的期待不成正比。

有人說這是電音殘酷的地方,電音後浪推前浪的速度比搖滾更兇狠,搖滾人認真的話還可以一直紅到掛(那麼多從六十年代紅到現在的搖滾人!),但電音很快便顯得陳舊,了無新意。

1997,到2006,九年的光陰,這使得我無法預期今天晚上的年齡層分布會如何。這有趣。音樂總是準確封存著一個世代的生命全景。二十歲的我,三十歲的我,『以後你就會懂得』,年復一年,常常想著我是否真的到了那個「以後」了嗎?真的懂得一些事情了嗎 ?

又想起一些有趣的事。搖滾固然是一種生活態度,但搖滾總是與青春或叛逆相連。但是,到底是「姿態」還是「態度」?這與當下實踐的誠意有關。如果只是因為時過境遷而消逝,那顯然不夠酷;但『永續發展』的動能並不容易,那並不是一時的『姿態』可以搪塞的。想起阿竹招待Black Rebel Motorcycle Club來台的心得:赫然發現這麼黑暗美學的搖滾樂團,竟然菸酒不沾,完全不用藥,還吃素,來台灣希望去爬山和逛寺廟,令阿竹大感意外,但我又不會太意外。這樣的生活方式其實才是利於『永續發展』的,創作需要的是反而清醒的思考和穩定的毅力,以便於長途的精神跋涉;沒有人規定要墮落才活得『像個rocker』,如何使自己一輩子都搖不死滾不倒,才是更重要的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