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6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京都或吳哥窟的臉龐


看到欣穎登在人間副刊的第二個家,突然呆了一會,有種感慨萬千的情緒。是嗎?郁美終於決定離開京都了嗎?

第一次與郁美碰面,是半夜十一點的京都,我剛下計程車,迎面就是一個陌生日本女孩衝上來要幫我拿行李,親熱地拉著我說了一大串機哩咕嚕我並不懂的日文。

欣穎跟過來翻譯,我才知道原來她是郁美,欣穎的朋友,她陪欣穎等我等了整個晚上,很擔心我是不是走丟了呢,問我害不害怕,半夜獨自一人在陌生的國度迷路?

那天是我第一次到京都。原本要住欣穎家,但是我搭錯地鐵了。不會的,我一點也不害怕。多少個異鄉的孤獨夜晚,多少個提著行李滿地亂走的夜晚,我一點也不害怕。

何況那時我是為了逃避某些東西、整理某些東西而去的。某些事情我再也不能承受了所以我捲著包袱跑到京都。因為大家都說轉換空間可以整理思緒。因為大家都依賴一個『遠方』,縱使遠方其實一無所有。所以,如果那時我就這樣消失的話,我自己一點也不害怕。

但要在治安良好、交通便利的京都消失,這實在太困難了。總之我認識了郁美。一個三十多歲的女生,一個經濟自立的女生,一個不焦慮也不做態的女生,有話直說、講起話來嘰哩呱拉的女生,跟日劇裡描述的三十歲單身女性形象都不一樣。

郁美是個造型師。這是一份有專業技術的工作,郁美經濟完全能自給自足。郁美對婚姻不焦慮。但郁美還是有喜歡的人。他在上海。所以郁美很努力的學中文,期待有一天能去上海。



這是日本的部份縮影。年輕的上班族外派到中國的越來越多。我覺得郁美是很勇敢的,小小的古都,安穩的日子容易過,但為了感情到語言不通的異鄉重新開始,實在是很大的賭注。



我把Lisa的聯絡方式給了郁美。因為Lisa也是髮型設計師,也常去上海。Lisa只有國中畢業,但是她造型技術太棒了,所以賺了很多錢,她也有了屬於自己的造型工作室,找她做頭髮得要兩週前預約才行。我跟那時的男友都找Lisa做頭髮,到如今,我已經麻煩她七八年了吧。

Lisa是一個 Lesbian。忘了她是什麼狀況之下跟我come out了的。總之她是60's生的那一代,那一代的lesbian依然是T婆兩分,性別認同有如高山壁壘不可翻越。她的T在上海,梳著油頭,穿西裝,生意成功。但Lisa與她兩人財力不相上下。但Lisa事業在台灣,所以Lisa的渡假方式就是去上海沙宣學院教課,順便約會。

Lisa幫我弄頭髮的時候,說:碩士再念上去是什麼?博士嗎?哈哈哈我完全沒有概念。過了一會兒她問:是不是也走了好幾年?你夢到過他嗎?



親愛的Lisa,我再也沒有夢見過他。然而我希望妳可以關照郁美。一個跟你一樣是造形師的女孩。一個一樣不論年紀,仍舊勇敢的女孩。我跟郁美相識的那個京都的夏天,我就是為了逃避癌症末期病房的沉重,所以才跑到京都的。

我想起郁美,是因為大家在借用夢枕模、用舒國治談論自己想像中的京都時,我心裡浮現的,卻是郁美的臉孔。就像Lisa一樣,一個活法已經跟傳統女性完全不同的女人,即使是在自己安穩的故鄉,但還是被全球化的浪潮給打溼了腳踝,而她們憑藉著手裡已有的資源,勇敢的做出了移動的決定。



同樣的,當台北的中產階級一窩蜂傳頌吳哥窟的美景,讚嘆吳哥窟精品旅館的優雅品味,用花樣年華的想像消費吳哥窟時,我想起的是,卻是好幾個台商憂愁的臉龐;在吳哥窟的美景之外,其實柬埔寨連續兩任的台商會會長都死於非命,因為與當地的利益衝突,這兩個會長都活活地被砍下頭。


所以,當人們提起吳哥窟,我想到的不是花樣年華,我想起的是好幾個台商憂愁的中年臉龐。他們如驚弓之鳥,從高雄到吉隆坡,從吉隆坡到胡志明市,從胡志明市又到金邊,追逐著更低的勞動成本,但是想到死於非命的夥伴,不由得滿臉愁容。

當然,不論是Lisa、郁美還是這些歐吉桑型的台商,他們的命運還算好的。有更多人在全球化的移動中,失去尊嚴、失去基本為人的權利。令人感到由衷疼痛。一如某些朋友在聽到高雄捷運泰勞事件時,脫口而出由衷的『台灣竟然發生這樣的事情,要我如何面對我的泰國朋友?!』當我從王宏仁老師那裡知道從台灣竟然發生過這樣的事,這樣對待越南人,頓時也讓我覺得,我要如何面對我的越南朋友?



有人說的好:『在異鄉沒找到出口,回到故鄉也還是沒找到。』如果你只是抱著模版化的幻想來到世界上的其他地方,那麼不論是京都還是吳哥窟,你到異鄉發現的依然只有自己的倒影,此外可說是一無所獲。



只有看清楚真相,不再活在消費的幻覺裡,才能確實掌握命運,並且關注別人的命運。總之,所有的感受就像Jerry在這篇全球化的臉龐說的,

『「空間即是命運」,因為我們都像存在主義者所說,不過是「被拋擲到這個世間的存在」。我們意識初醒、發現自我時的落腳點,仍深刻地影響著我們每個人的個別命運。

「空間即是機會」,因為在這延綿擴大的場域中,任何或快或慢的移動(在全球化的世界裡「速度即是權力」)都孕育著可能,而每一個移動的可能都勾引著我們一個個卑微個體更高、更遠的尊嚴與夢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