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無盡

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6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轉錄]失效的積極管理

中國時報    時論廣場           2006/03/25

失效的積極管理/洪財隆

  行政院日前公布「積極管理、有效開放」的配套措施,擴大台商從事兩岸經貿的束縛限制。由於此舉對中國的影響可說微乎其微,對試圖降低台灣「不對稱依賴」於中國的政策目的恐怕也起不了多大作用(政策無效),倒是可能會嚴重斲傷台灣本身的經濟發展(政策有害),實在應該趕緊懸崖勒馬。

  歷年來兩岸經貿數據顯示,不管執政黨的顏色為何,政府採取什麼政策或口號,似乎都未能改變其繼續成長的趨勢,貿易與投資依舊聯袂增加。台灣輸往中國(含香港)的產品佔總出口的比例,在一九九六年為二十三.七%,到二○○五年則已高達三十七.八%,二○○ 六年二月單月更已超過四十%,可見仍有後勁,目前對外投資已有七成集中在中國。

  看著這些節節高升的數據,誰人不起「風險分散」的念頭?然而,這樣的一份善意或政策思維,依目前的作法,恐怕很難如願達成,因為問題的癥結不在於個別台商的投資行為,而在於東亞整體的生產與貿易結構,更重要的是,幸或不幸,兩岸經貿也是其中一環。

  以資訊產業為例,從日本以降、台灣和南韓居中、東南亞,尤其是中國做為產品最後組裝平台,再出口到歐美等地,生產(價值)供應鏈環環相扣,並構成了著名的「三角貿易」關係。而這樣一種看似單純的「三角貿易」卻蘊藏極為豐富且細緻的政策意涵,可惜屢屢被「政治大聲公」所掩蓋或忽略。

  首先,生產供應鏈愈往後端的組裝階段愈是需要勞力密集來生產,而中國挾其低廉勞動成本優勢,正好符合此一比較利益的方向。這正是中國之所以為「世界工廠」的道理,而台商趨之若鶩,自然也合乎經濟理性,阻卻他們不去,需要提出更具說服力的說辭,即使阻擋成功了,台灣所要付出的代價也必然相當高昂。

  其次,因為中國作為生產供應鏈上最後的組裝平台,也因此產生了以下幾種必然的現象,包括:貿易上對歐洲、尤其是美國出超(最終或消費產品),同時對東亞其他國家包括台灣在內皆入超(中間產品或零組件)。在此一生產與貿易型態的主宰下,台灣必然會在經貿數據上顯示為「不對稱依賴」於中國,而中國也會「不對稱依賴」於美國。根據IMF資料顯示,二○○五年中國有四分之一出口輸往美國,並已取代墨西哥,成為美國的第二大貿易伙伴(第一為加拿大)。拿國家安全作為藉口,反對台商西進的人,似乎也可以仔細想想此「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意涵。

  再者,此種「生產供應鏈」的型態會產生大量的「中間產品或零件」貿易,並與大量的FDI(外人直接投資)流入同時發生。目前台商到中國設廠投資絡繹不絕,而台灣出口到中國的產品中,高達三分之二都是「中間產品或零件」,可以說完全符合此一規律。這也意味著,台商在中國生產的大部分零組件仍從台灣進口(否則台灣如何能在去年對中國有超過四百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因此,台商到中國投資的同時,理論上也會帶動台灣本地的投資,以符合出口到中國的需要。有些人認為台商到中國投資必然會減少對台灣的投資,而把「同時發生的相關現象當作因果關係」的觀察與推論恐怕有待商榷。

  兩岸「跨國生產供應鏈」所蘊含與衍生的「服務貿易」商機極為龐大,包括金融、運輸,以及其他通路/運籌等,兩岸都應善加利用,台灣尤其應該把握在這些領域的「近水樓台」以及「先發優勢」,以利產業升級並轉型。而服務貿易跟開放雙邊投資、人員移動等法令規範密切相關,除了直航問題的確比較複雜之外,台灣不應該在這方面太過綁手綁腳,以致錯失良機。

  這裡其實存在一個相當強的反證:如果連兩岸尚未直航(運輸成本在生產與貿易中的角色何其重要!)如此嚴格的「政策限制」,都未能阻擋兩岸透過「跨國生產供應/分工」持續經濟整合,又能期待那些零零星星的「南進」(東南亞)、「東向」(拉美),或近來的「西遊」(印度)政策,能夠發揮什麼作用?

  總的來說,台灣如果繼續維持甚至加劇某些單方面的限制政策,不僅原先預期的效果(降低對中國經貿的不對稱依賴)沒有達成,反而可能使得原本一些該有的投資活動與產業升級的機會,並沒有被好好把握。更嚴重的是,保守政策將造成台商的利益與政府的意向逐漸乖離,而既然商人的利益也是國力的一部份,長此以往,絕非國家之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