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無盡

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6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og與『公共參與』

許久沒有blog。原因甚多。暫且不表。

最近我的blog多了兩個讀者:我爸和我媽。原先擔心他們兩人看了會不會昏倒呢?結果是他們倆人都讀得樂不可支。我媽的評語是:妳的網誌聯播好好看哦!可是,那些網誌說話的口氣怎麼都跟妳現實生活裡的朋友那麼像啊!我爸寫在臉上沒有說出口的評語則是:妳怎麼不寫各國總體經濟周報?方便做我買基金的參考呀.......。

上週四從農委會開完會出來,越南出差的疲勞尚未恢復,精神恍惚地沿著南海路走著,遇到doobop,他笑我有如遊魂,我自己也笑了,順便告訴他有小農到<革命中途>詢問如何加入生產履歷,請他聯繫一下。他也順便跟我說了一下最近推動生產履歷的進度。

進到辦公室,五十歲的副處長對我說:『革命少女早呀!』我:『.......』

這就是我的blog生活,完全與現實生活難以分割。

《革命中途》的誕生實屬偶然。原本只是一個簡單的想法:把工作相關的想法寫下來,把關注的議題寫下來,寫在一個人人都可以看到的blog上,給德惠街的同事們批改,讓散居全世界的老朋友們回應,藉此磨利我們的觀點,豐富我們的資訊,聚焦我們的心志。但後來擴散的效應,使得成效比我原先預期的還要好。

每一次,blog給我類似於『審議民主』的感受;經過資訊提供以及充分討論的過程,才形成結論與共識。共識的達成,是因為大家共同修改、訂正其內容,進行頻繁的、大量的、有焦點的、多對多的溝通。我逐漸修正了觀點和方向。雖然我常常在起話頭,卻還不夠深耕。

對我來說,我並不是把blog當成烏托邦、當成桃花源;我不追求成為"著名blogger";我不追求網路身份和網路生活;我不認為網路是現實生活不滿之後的安慰劑。我仍認為,網路上的活動,必須有助於我們的實際行動和現實生活。如果所謂的『公共』仍是可能的,如果所謂的『集體命運』仍是存在的,那麼無論如何,blog總得一試。

我一直想起陳玉慧寫莒哈絲。『.....我必須認識一個跟我一樣的人,以便知道自己並不是瘋子。但我始終沒遇見。.......是莒哈絲讓我明白我不是瘋子。我也是孤單的,我也不喜歡溫柔。醉酒的莒哈絲,酒精中毒的莒哈絲。她那張毀滅的臉,她那張少女的臉。情人愛過,撫摸過,印度支那陽光晒過的臉,彷彿顯現著歡樂。但她不是。才是少女,一次戀愛就變老了,很老很老。那時站在湄公河畔,穿著母親的白色舊絲洋裝,繫著男人的棕皮帶,戴著一頂男人的帽子 。我必須走,我必須寫東西,寫什麼?母親不解地問:寫什麼?寫書。寫小說。寫那些我永遠不會跟你說的事。

我不追求成為莒哈絲。我也從湄公河畔走過了,假裝自己談了一次戀愛就老去了,但我並不需要遇見一個跟我一樣的人,才能證明自己不是什麼或什麼。如果你能理解他人的處境,如果你能掛心他人的命運,那就會願意把精力投擲在更廣大的世界,那就免除了這樣向內跌落的女性命運。

我也在寫字。寫什麼?以下是我明天下午的演講稿:blog與公共參與——新工具與新想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