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無盡

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6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飛行



比起從前,現在這份工作,出國出差的機會變多了。

若跟往日老同學的職業相較,我們出差的機率比空姐少、比股市分析師多,若與每季必須親自查核海外子公司的會計師查帳員相比,則不相上下。這樣的出差頻率也算高的了。

出國出差,其實在某種程度上扭曲了我的人際距離與時間感。像哈哈鏡,像蟲洞。依照出國的日期,日子被切割開來,變成一片一片的段落。段落與段落之間,在每個城市,我遇到了許多人。在異鄉,人們反而特別容易親近,信任感和熟悉度在寥寥數天內迅速增溫,當一天的工作結束後,在夜晚的酒杯前,多麼容易傾訴一切。然而工作結束旋即分離,之後就不再遇見、不再想起。

下了飛機,迎向不同的人、不同的手臂。交換名片,行禮如儀,言語交鋒,直到推心置腹,分享彼此看似平常但每個切面都很奇幻的人生。都在短短幾天內完成。好似隨時都有人陪伴在側,但只有在飛行的過程中,是完完全全的獨自一人。那時感受也最真實。

起飛,降落。再起飛。正如同每一次的離開。這幾年,到過最多次的場所,竟然是機場和殯儀館。對照於我的次次起飛,即使是未曾離開台北的朋友們,也漸漸開始演練各種形式的告別。脫離了青春期,大家開始迎向生老病死。癌症去世的、車禍的、自殺的,朋友們一個一個的離去。

而我每次都很平靜。總是要離開的。都說榕樹葉可聚陰,所以去告別式要帶幾片榕樹葉,出了殯儀館就把樹葉丟掉。去殯儀館要帶榕樹葉,去機場要帶護照。它們給我的感覺竟然如此相似。

獨自一人的飛行。記得從河內回台北時,飛機遇到巨大亂流。同行的J大驚失色。我能理解,因為J的小兒子剛出世女兒才兩歲,而我並不害怕。

J是我們的一級主管、也是朋友。這三年來,建立與J的互信關係,或許是我這三年工作最珍貴的所得了吧。人事沖刷,許多初心不斷被檢證、許多事情不斷被取捨。但今年八月我也要離開了。此後一別,再相見的時候,我們還會信任彼此嗎?

所有走過的城市,東京北京香港西貢吉隆坡首爾新加坡,所有見過的人經歷過的事,像夢一樣越疊越高。我踩在這些高高的碎片之上走入了夢境。有時候,我錯覺自己還一直在空中飛行,下不來。







簡短版刊於人間副刊

圖片取自雲☆西方見空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