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無盡

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6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式魅力的生意,以及李安

原本打算沒趕完工作就不blogging,但朋友寄給我一篇他的文章,覺得甚有道理,所以就轉貼在這裡。

  

這篇文章是朋友為了中國某專欄而寫,他不願意把名字放上來,文章倒是讓我轉貼。

    

我們這個年紀幾乎可以說是日本通俗文化的世代,許多日本通俗文化的元素經過緯來電視台、賴明珠、大然或東立的轉譯,變化成另一種台式日風,甚至成為我們人生基調的一部份。下一個世代搞不好就是韓國風格的了。

  

這個風格甚至包括處理戰爭,民族,歷史的態度。

  

又,李安最近一周也回台灣探親了。李安超厲害沒錯,李安非常值得敬佩,不過,他的成功是屬於他個人的成功,是屬於他個人多年來的奮鬥成果,台灣的影視產業對他一點貢獻也沒有,說是台灣之光,台灣是高攀了。著迷於單一英雄也無助於我們整體的產業政策。李安的電影裡有許多非常美國的片刻,然而在頒獎典禮上,被宣布獲獎的一刻,還是只有他妻子拍了他一下,沒有其他的一群好萊屋演員導演們跳起來鼓掌,剎那間還是感覺到李安身為Outsider奮鬥史的漫長心酸。沒有身歷過這些漫長奮鬥的,不宜攀龍附鳳,自我臉上貼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轉錄)經濟的娛樂王道

 

去年底在一個國際電信會展上,我在三星電子(Samsung)的展場前停下腳步;在瀏覽過一堆有關硬梆梆的技術標準文案後,實在需要看些眼睛一亮的手機歇口氣。我很快就被三星的大型液晶電視吸引住,正在播放一則三星手機新廣告。其實這是一隻MTV,是一個小型電影,它說了一個故事,而這個故事卻奇妙地打動了看過不知道幾千隻廣告片的我。

 

情節其實很簡單。一個韓國年輕女孩(或者,韓裔美國人)在美國追求夢想(應該是紐約),期待成為一個街頭熱舞高手,在生活與工作不如意的時候,盡情跳舞成為夢想的最大寄託。在她面臨生活現實與夢想追求的兩難時,有個韓國男孩在默默關心她,並用各種方式,鼓勵她把舞練得更好,在艱困的環境中實現夢想。當然,他們之間的溝通全部透過手機進行,男孩傳簡訊給她,用手機拍各種照片傳給女孩看,透過神秘而溫馨的手機,不時傳達對她的關心與掛念。

 

這是一個勵志的故事,這是一個自我追求的故事,這是一個有關同儕群體與青少年次文化的故事,這是一個跟流行有關的故事,這是一個愛情故事,這是一個跟人際溝通息息相關的故事用一個這樣簡單的故事,卻涵蓋了那麼多與三星品牌相關的元素,畫面與音樂都極為流暢。這真是不簡單。在日系品牌諸如松下或索尼那裡,我不曾看過這樣生命力旺盛的動人故事。

 

我不該繼續幫三星打廣告。但走出會場之後,我決定要花更多時間,了解這種強大行銷力量背後的工業體系。跟朋友要了一些韓國電影名單後,我出門買了一堆碟,有時間就看一部;三個月下來,我看了許多韓國電影,各種類型都有。這些作品讓我更加肯定,在未來二十年,韓國將會執掌亞洲娛樂界的牛耳是的,不是日本,也不是中國大陸外加港台,大概也不會是印度或泰國。透過這樣的娛樂力,韓國的經濟與工業將有機會超越日本。

 

讓我們試問,同樣在近代史上有對戰爭的悲慘回憶,中國或日本有拍出類似《太極旗》(TAEGUKGI)這樣的電影嗎?或者,製作成本低許多,但同樣好看的《歡迎來到東莫村》(Welcome to Dongmakgol)?這兩部電影在某種意義上,都可以稱作廣義的反戰電影,都關乎1950年代造成南北韓分裂的那場戰爭,但同樣吸引了在韓國以外的觀眾欣賞,它們扣人心弦之處,其實不是跟國家民族有關的大仁大義(如果是這樣,只要是不同立場的民族主義者,就註定不會欣賞,反而會嗤之以鼻),而是與個人有關的小仁小義。

 

事實上,《太極旗》不是一部跟國家有關的電影,這是一部講述家庭的電影,一個單純而平凡的家庭,在突如而來的戰爭中分崩離析,一對兄弟在戰場上共經患難,最後卻荒謬地槍口相對;戰爭迫使善良平和的人步入瘋狂,但最後也是家人的愛,讓破碎的人生與家庭找回希望。同樣的,《歡迎來到東莫村》不是一部教條式宣傳民族情感的電影,這是一部講述友誼的電影,人跟人之間的真心交流,可以讓原本廝殺到死的敵我軍隊放下成見;制服與步槍使人分裂,但農村的淳樸人情與自然美景,卻讓壁壘分明的雙方陣營,最終心手相連。

 

讓我們轉向現代城市的故事。處理跟現代男女外遇有關的題材時,最近有其他的日本導演,拍出類似韓片《紅字》(The Scarlet Letter)或《外出》(April Snow)這樣的故事嗎?或者,如果同樣是一部從電梯間開始發生的一夜情題材,放到台灣導演手中,有可能開展出像《愛人》(Lover)這樣美麗的相遇故事嗎?我可以百分之百打包票,當《老男孩》(Old Boy)或《蘇格拉底先生》(Mr. Socrates)這樣的題材落到香港電影工業手中,前者一定會大量增加突顯主人翁超能力的浴血槍戰,後者可能會蛻變成青少年版的《無間道四》。諸如像《觸不到的戀人》(Il Mare)、《向左愛,向右愛》(Love Concerto)、《假如愛有天意》(The Classics)或《悲傷電影》(Sad Movie)這樣的愛情小品,從劇本到畫面構成,中國電影界在未來五年內應該都不可能會出現;最近的中國電影,實在太迷信大歷史(Macro History)與東方異國情調(Oriental Exotic),對於這種繁瑣囉唆的小情小愛,應該是不會有太多時間琢磨的。

 

是的,不管哪種類型,韓片的劇情都讓我感受到充沛的生命力這其實就是文化。當我們說到經濟與工業背後的文化力量,說的其實不是一套看不見摸不著的倫理道德,而是人與人之間精緻的相處與對待;說的也不是穿戴傳統服飾口稱君父國家的民族主義,而是對自己的生活與情感能夠反思再省的內在能量。

 

娛樂其實是最重要的文化產品,也是文化力量的最佳體現,更成為所有現代工業製品背後的行銷動能;娛樂產品也是考驗國際化實力的試金石,對於外國觀眾,誰能完成更讓人目眩神迷的企劃,誰能製作更好的舞台效果,誰能寫出更打動人心的劇本,誰就能賣出更多產品不管是汽車、手機、餐桌或牛仔褲。換個層面來看,當一個國家有更多以理髮師、樂手、魔術師、拳擊手和畫家為主題的好看電影(而且還能行銷海外),就代表這個國家背後已經有個高度發達的現代市民社會;而這個國家影視工業體系所傳達的人生觀與價值觀,無須強迫,就會成為其他地區追趕崇拜的生活方式。這種強大的軟性力量(soft power),其實是最有價值的經濟元素。這是王道,而非霸道。

 

你看韓片了嗎?是的,它們真的不錯,而且別忘了,一個李英愛、鄭智勳或姜帝圭對經濟的附加價值,遠高於一座煉油廠或球鞋工廠。娛樂打動人心,文化帶來力量,我們的人生,需要更多娛樂與文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