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無盡

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5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閒磕牙)轉錄:北京外交公寓裏的神秘派對/FINANCIAL TIMES

  

在自我轉換期,沒有blogging。希望蟄伏能讓自己的想法更分明些。當然也是一方面要離開德惠街了,打包忙。

但,看到一篇心有戚戚焉的文,忍不住要推一下(←咦,會出現這種動詞分明是ptt玩太久了)。

去過這種外交公寓派對幾次,真是不能同意本文更多了。虛假的、慾望城市式的中產階級幻想早已經在那裡複製貼上。但我仍然"懷念"『濃蔭夾道可以步行的使館區』,以及那種派對裡足不點地的奇異感受。


北京外交公寓裏的神秘派對

FT中文網特約撰稿人:伊莎貝

200677 星期五

 

 

假如你坐車經過北京建國門外大街——北京最繁華的地段之一,夾雜在眾多鉅資興建的豪華建築中間,你的目光會被幾棟不起眼的老建築所吸引。它們由樸素的磚石建造,沒有任何炫目的元素,對著長安街的開放式陽臺上,偶爾散落著兩張籐椅,在喧囂的CBD(中央商務區)像夢境一般不真實。

隱藏在北京建國門和三裏屯黃金地段的這些外交公寓,早年是不對中國公眾開放的。現在雖然可以花錢租住了,看門人仍然比所有高級樓盤的保安更為嚴厲和警惕,要求你出示身份證似乎是天經地義的。

一個初夏的晚上,我去參加朋友在三裏屯外交公寓舉辦的派對,就遭遇了這樣一個看門人。我當然不會理睬他的要求,因為,實際上,他對摸不清身份的來訪者也不敢輕易得罪。或者說,我利用了他對有權有勢者的畏懼心理。

作為一個在北京出生和長大的人,外交公寓的房子無法不引起我惆悵和懷舊的情緒。高高的天花板,正南正北的寬大房間,初夏夜晚懶洋洋的空氣流暢地在房間裏穿行——正是最適合北京這個城市的氣候和自然環境的!我們小時候也是在這樣的房子裏長大的(而不是外地人想當然的四合院)!然而現在的房地產開發商,寧願把更加新奇時髦卻不實用的設計推銷給那些買得起房子的人們,只有少數幸運兒,如我的朋友(她在美國讀書,持美國綠卡,現在為某國商會駐北京工作),才能享受到外交公寓裏的老式奢侈。

在很多人都抱怨北京這個城市越來越糟糕,失去了古城特色和宜居環境時,北京僅存的那些好房子和好地段——保存完整價值千萬的四合院,景山後街紅牆對面的老房子,濃蔭夾道可以步行的使館區——那些依然具有泱泱皇城氣象,並且充分體現北京傳統居住智慧的地方,幾乎都為享有特權的少數人所佔有。有了錢只能去買豪華別墅的新富是無法想像和企及的。

參加派對者以一半(或超過一半?)的外國人和英語程度不同的中國人構成。我粗略地數了一下,這間屋子裏的人們擁有至少十幾個國家的國籍。而中國人中,那些英語最流暢,態度最自如的女孩,往往留著或直或卷的黑色長髮,精緻的留海,穿著小立領或斜襟的中式元素的衣服。是北京人司空見慣的外國人堆裏的中國女孩。她們最容易被辨識的一個特徵是:不與本國男人戀愛。

不斷有人離去又有人到來。一個在美國使館工作的上述打扮的女孩懶懶倚在門邊,歎口氣說,“其實這種派對最無聊了。”

是啊,每個人都那麼得體、可愛、興致高昂,就像北京這個城市從來沒有沙塵、交通擁堵、大工地、粗糙的食物和服務,以及生存危機似的!《號外》雜誌的創辦人、城市和文化觀察家陳冠中說過,大意是北京就是一個佈滿綠洲的沙漠。藉由某些模糊的身份和特權,參加派對的人們過著從一個綠洲跳到另一個綠洲,假裝沙漠並不存在的生活。這種生活相當美妙,我得說,但也不無虛假的成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