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無盡

關於部落格
我走了最遙遠的路途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285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微額金融與諾貝爾和平獎兩三事

每天算數學算得很囧,不知何時會被淘汰回家,此是後話。先來寫寫雜感。

今天諾貝爾和平獎頒給Muhammad Yunus和Grameen,其實是一件水到渠成、順勢而為之事。在此之前,各大國際組織已經多次提到微額金融,把微額金融當成是一個解決問題的實質方案與新興途徑。不論是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OECD、聯合國、APEC,近幾年來皆多次提及微額金融。聯合國更訂2005年為微額金融年。在這樣的情況下,把諾貝爾和平獎頒給具有長久聲望的Grameen及Muhammad Yunus,其實並不意外,這個選擇既能順應『大勢』,又能安全地從政治爭議裡抽身(例如避免掉中國的不滿)。

儘管微額信貸受到各國際組織的注意,但Grameen是獨立運作的組織,與各大國際組織並沒有從屬關係。這點很重要。因為,微額金融是另一套(目前)市場外的解決方案,實在不容許更多的上層授意或扭曲。

微額金融是『市場外』的解決方案,至少不是目前的金融市場。(但是,Grameen銀行整體風險的計算、風險規避等概念和作業,大約還是照著目前經濟學邏輯來做的。用另一套方法解決了流動性風險及擔保品的問題)。也因此,微額金融根本不是商業銀行,更不是投資銀行。拿Grameen跟任何一家台灣的銀行相比、拿Yunus跟台灣任何一位銀行家比,完全是引喻失當。

拿台灣的卡奴,類比微額信貸意欲拯救的農奴,更是錯誤的類比:後者是借不到錢的人,前者則是錢借太多還不起的人。如果這是一個金融近用權的正義問題,那麼顯然台灣的卡奴並不適合在這裡一概而論。

某報社論更奇怪,它問:相較於Grameen如此有『社會胸襟』,問台灣的銀行對誰負責?廢話,當然對股東負責,不然你要怎辦。

台灣有沒有接近於Grameen立意的(類)金融組織?一個強調大眾的金融近用權、社會陪伴、能力建構的草根組織?有,你猜是什麼?

答案是:農會。

這個答案,正可以看看,即使有了良好的『立意』,依然可以變形出何等謬以千里的結果。某些拿『微額貸款之國際援助』名義,行扶植當地政權、干涉外國內政之實的國家,則更是誤用『微額金融』之名更極端的例子了。

當然,Grameen的實際成果仍無庸置疑,值得敬佩。某些國外媒體不無酸意的說,『微額金融只不過是另一種形式的LIVE 8!!』我倒不會如此悲觀、尖酸、刻薄。微額金融在某些地區的確已經改變了人類的生活。

我所想的,仍是ilya擲地有聲的質問:

是否有國內的組織、單位受到啟發而有結構性的改變呢?有時候,唯一產生改變的是我們。即使,改變的只有我們,我們也要變得更 cynical、尋找自己的目標,做出真正的 committmen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